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我为什么要在中国社会中  

2015-06-15 08:57:43|  分类: 古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要在中国社会中

用传统音乐体系批判当代音乐体系

 

 

      什么是当代中国社会的音乐体系?简而言之,就是用过去出之于基督教教堂音乐的西方经典音乐体系为标准来处理中国本土的音乐素材。但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五千的文化传承,中国音乐的传承大致类似,所以,中华民族本身早己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传统音乐体系,这套音乐体系被称为世界三大音乐体系之一,其无论在理论上或者在世界音乐文化上留下丰富的成就。

 

当代中国传统音乐为什么没有传播下来自己的音乐体系呢?其最初的原因是;在近代史后,西方殖民主义者为了从精神上打跨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他们在全世界各地殖民过程中的文化侵略的成果——即世界音乐欧洲中心论

 

当代中国音乐界许多人都忘记了殖民主义者文化侵略的结果。当然也有少数清醒者:中国当代著名音乐理论家杜亚雄先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著名学者)在他的著作《民族音乐学概论》中指出:这种观念是西欧“比较音乐学柏林学派”的学者“受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和人类文化进化论学派影响,认为人类音乐文化也是由简到繁、由低级到高级发展。根据‘由简到繁’的原则,他们试图从共时存在的人类文化中抽理音乐文化变迁的年代学顺序,如他们认为五声音阶比七声音阶‘简单’,从而断定‘五声音阶体系是一切民歌中一种原始的特征,代表原始人类的歌曲的原始阶段’……根据他们的观点,单音风格比复音风格落后、单乐段比复乐段落后……等等。”

 

      这样的标准显然不能适应于全球各民族音乐文化发展的各种具体实际。柏林学派兴起才二十多年后,连他们自己也抛弃了这种进化论的观点,加入了反进化论的传播学派。但帝国主义者出于奴化被压迫东方民族的需要,在用武力征服东方后大肆在东方社会推销柏林学派的理论,“在柏林学派学术观点悄悄转向传播学派后,‘欧洲音乐文化中心论’并没有销声匿迹,在东方得到了传播,并取得了非常广泛的影响。……西方帝国主义者在东方传播这种理论的目的,并不是帮助东方人发展自己的音乐文化,而是要拔掉东方民族的根,进而从精神上征服东方人”(摘自杜亚雄先生的《民族音乐学概论》)。由于帝国主义者的长期以来不断的灌输,用他们西方的音乐体系为标准歪曲中国传统音乐,当时生活水平不高、地位不高、文化水平不高的中国职业音乐人在被西方人武力征服的屈辱中也接收了这种理念,最终造成了音乐界长期以来的“全盘西化”的现象,客观上成了“欧洲音乐文化中心论”的帮凶,起到了文化汉奸的作用。它摧毁了许多优秀的传统音乐,而且差不多已经毁灭了中国人固有的音乐文化思维特征,中断了中国民族音乐可能迈向世界音乐之林的道路。国人还不快点醒悟,及早回头?

 

中国社会为什么没能传播下来自己的音乐体系?是因为象杜先生这样真材实学的学者太少了。与此相反的是:在当前的音乐界,普遍赞同的是这样一种似是而非结论:“中国传统音乐不好听”“中国传统音乐太落后了”

 

之所以我称呼为“似是而非”的结论,是因为这种论调太经不住推敲了。中国传统音乐体系由于呈现出独特的音乐文化,被世界音乐界誉为“三大音乐体系”之一,经过数千年的不断发展,无论从曲目、曲种到理论都有着光辉灿烂的成就,留下了丰富的遗产,怎么可能“不好听”呢,只能是你自己不会欣赏而己。或者说我们因为轻视自己的民族音乐文化,在以往的文化大革命中抹黑这种音乐文化,在学校教育和专业的音乐教育中不让我们的孩子们学习如何欣赏这种音乐文化,而让我们逐渐失去了对自己民族音乐的欣赏,忘却了自己的文化和传统,“要消灭一个民族,必先消灭这个民族的文化。”这种殖民主义者理论在我们音乐界得到了成功,怎么不教人痛心疾首,在前文被我称之为“文化汉奸”的“全盘西化”行为在当今中国的音乐界大行其道。

 

每个民族应该也必须懂得自己的音乐文化,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人也不例外。其实,在有关材料上我也看到过一些音乐界的高层谈起过这问题,也因此而担忧。但是,现实还是逼得他们徒呼奈何。

 

造成这种情况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庸欲进化论观点在中国当代大行其道、有过去从“五四”开始至“文革”对传统文化的疯狂“妖魔化”和打压、有当代音乐界的音乐地位和当代音乐从业者自我利益的考虑……等等。在当代,几乎所有的音乐家都在说“中国传统音乐不好听”“中国传统音乐太落后了”这两句话,但我们会发现说这种话的音乐家几乎都不懂中华民族传统音乐、都不会欣赏现存的中华传统音乐。好多人在回答外国记者采访时都会说:作为一个中国演员,我在我的音乐中会保留中国音乐的根。但中华民族音乐的根是什么?当音乐界绝大部分人已经不知道的情况,说这样的话是“痴人说梦”?还是自我讽剌?

 

在中国音乐界,由于音乐从业者文化水平的低下,其身份特证等同于过去的“艺人”(虽然共和国成立后竭力给文艺界人士大量学习的机会,以促使他们增加文化修养,但其个体和职业的原因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去费精神学习文化)。低文化素质使他们无法从文化历史的使命去考虑自己职业行为,而只能是从自我利益出发去考虑,从而对自己的行业缺乏文化的反思精神。到如今的恶果便是形成了音乐界“全盘西化”的局面,中国民族快要失去了被称为“三大音乐体系”中华民族音乐体系。所以,在积过去数十年对中西音乐文化之学习,导至今天的我对中国当前音乐界“全盘西化”的行为进行了激烈的批判。其中很自然会牵涉到对西方音乐的批判(但可能是有些朋友没注意,所谓对西方音乐的批判都是立足于国内具体文化环境,而并非针对西方音乐本身。在西方社会西洋基督教为主流的文化传统环境下,西方音乐体系无疑是最合理的),于是有很多人就会争辩说:不同文化体系之间是无法互相比较优劣的;以中国传统音乐的标准评判西方音乐是不对的。这句话说得的确很对,但我们不妨回忆一下从前到如今我们音乐界对传统音乐艺术(包括戏曲音乐)的评判和“改革”的思路,那一次不是站在西方音乐的立场,以西方音乐的标准来“改革”我们当的传统音乐和传统戏曲的,由于“改革”从目的和思路上的错误,许多经过“改革”后的优秀传统音乐纷纷失传、优秀戏曲剧种失传、各地民歌风格和戏曲流派已经停止发展并且也在逐步消失。而当年的这些“改革”并不是在艺术市场中的自由行为,而是借助“革命”的名义,用行政手段强行推广、用政治上的上纲上线来镇压不同意见者的反对声音,谁不服从“改革”在当时还要承担严重的政治后果。所以我如果想要把过去颠倒的理论再重新颠倒过来,复兴中华民族灿烂的音乐文化理论,则不得不采取“请君入瓮”式的方式,采用过去“革命”的手段再来一次“革命”,用一句谚言来说叫作“纠枉必须过正。”虽然从文人们所谓的理论上说这种方式不是完美的行为,几乎犯了当年同样的毛病,但目前似乎也找不到比它更有效的办法,这样做总比“全盘西化”要合理多了。在传统音乐界持本人这种理论的人虽然也有不少,但在现行音乐界体制下他们并没有话语权。

中西文化是两个文化体系,其作人价值观、语言、思维、历史、宗教等都各有各特点,音乐同样是各自文化体系中产生出来的,其哲学理念、音乐文化、艺术目的、艺术实践方式、。只要英语还没有成为中国人的日常语言、只要中国人全体还没有信仰基督教,则意味着中国人还在用中国人的方式思考各种问题,包括音乐问题,那么音乐界的“全盘西化”就是个非常错误并且可笑的一件事。西方音乐体系只有在西方的文化和宗教环境中才是合理的。在东方社会里,也只有社会音乐界在以东方音乐传统为主的社会里再吸收西方音乐精华才是合理的。如果一个音乐社会没有自己的音乐传统作为基础,则出现的只能是“全盘西化”,照搬照抄西方音乐,中国音乐界目前就是这样状态。

 

“中国传统音乐不好听”“中国传统音乐太落后了”这种论调虽然经不住推敲,但在社会上这种论调又太普遍了,这才是可怕之处。这种音乐文化软实力的缺失是我们民族在复兴道路上平添了一块巨大的伴脚石,也给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之林造成巨大的妨碍,当然也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和文明发展增加了阻力。有那么一件事至今让我深深地感到羞耻:有一年,中国广播民族爱乐乐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所谓“民族交响乐”(即所谓用民族器乐群模彷西洋交响乐的模式)。在大幕未拉开前两位主持人出来致词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中国音乐源远流长……”。结果,大幕拿开一看,大乐队的阵势一看就知道是模仿西洋乐队的;等乐队一演奏,其整齐雄壮溶合性程度远远比不上西洋交响乐队,听上去乱糟糟一片。那时候,躺在床上看电视转播的我,心中一阵绞痛,我使乎听到了台下的外国观众在窃窃私语:“中国人只会吹牛,看看他们乐队的架势,很明显是在模仿我们西方经典音乐的;但从音乐的音色融合性、悦耳性和音乐表现力而言,远远比不上我们经典交响乐。所谓‘源远流长’在那里?‘博大精深’又在那里?不是吹牛是什么。”眼前的这一幕,深深剌痛了我,促使我有责任去弘扬美纶美奂的中国传统音乐。

 

在二十多年的钻研过程中,我确信中华传统文化的伟大、传统音乐文化的伟大,在研究的同时,我有意识地在社会上通过文化讲座、组织社团等形式弘扬中国传统音乐,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我每次传统音乐和传统戏曲讲座都能取得比较良好而热烈的效果,必能引起许多年青朋友试着去接受传统音乐和戏曲,这其中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我有一个琴友,原先是学古筝的,学琴后也未放弃对古筝的兴趣(其本人职业是大学文科类教师),尤其是对潮州派古筝情有独衷,终于在一个暑假下决心自费跑到潮州找古筝界的老前辈学习正宗的潮州派古筝,回来后向我聊起这次学筝经历,她深有感慨,除了感佩老一辈艺术家的祟高品德,还跟我说起一件很深印象的事:暑假快结束时要回来之际,她在一个茶馆请老师喝茶,同时给老师弹奏所练的潮州派传统筝曲向老师作临别前的汇报,她对我说:当时茶馆里还有几个当地的小青年闻乐声过来,一直听着弹奏,一边听一边咋咋称奇,这是什么音乐,这么优美,我们怎么从来没听到过。当听说这是土生土长的本地筝曲时,惊得他们瞠目结舌,难以置信,“这么优美的音乐居然是家乡的音乐”,当场就有几个小青年拜这位传统的潮州派古筝传人为师学筝,把这位久以被人冷落的古筝老艺术家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

 

由于本人酷爱传统艺术,前些年也与别人一起组织过这样的社团一起玩,其中京剧票房和民乐组织是办得颇有成就的两个。有一次,当地的一所大学邀我们为大学生举办一场民乐音乐会,当时我在一起玩民乐的朋友们传达这个邀请时大家都很高兴,但商量乐曲曲目时却出现了分歧,除我之外其他人都认为在大学生青年人群体当中演奏即使不是社会上流行的曲目也至少也应该演奏现代曲目,否则吸引不了当前快节奏的时尚年轻人,而我则坚决要求全部演奏传统民乐曲目,不仅如此,我还要求尽量按照过去传统音乐的演奏方式演奏。此言一出,招致乐队成员几乎众口一词的反对,反对的理由听上去是那么的充分而自然。但我对朋友们说:“我也知道现在所谓年轻人不喜欢传统音乐的说法很流行,按说我这样的举动这次演出很可能会演砸了。但是,我搞艺术理论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不接受年青人不会喜欢传统艺术这种说法,所以我想利用这次演出的机会做一次试验,以后这样的演出机会还是会有的。请注意,这次仅仅是一次试验而己,希望大家成全我,如果这次演砸了,那我以后再也不提这样的要求了;如果大家不肯‘帮忙’的话,那我就退出这个小团体,重新找一些音乐界的朋友去搞这个演出(因为学校领导是委托我组织这台演出的,在本地音乐界,我还是有一些声望的),从今以后就不跟大家玩了。”在我这样既恳求、又威胁之下,大家勉强同意了我这么干。于是我向学校领导作了汇报,又与学校学生会文艺部的几名同学作了交流(学校领导安排他们配合保障我们这台节目的演出)。这几个同学毕竟是小青年,脑子转得很快,他们向我提出一个建议,编一个温馨的故事,把我们演奏音乐曲目内容串起来,我听了后拍手叫好,他们看着曲目介绍立马把故事编完后,也安排好了乐曲的演奏顺序,我回来组织大家排练。待到演出那一天,学校大会堂里来了很多人,熙熙嚷嚷的,但可以看出来台下坐位还没坐满,。领导稍微讲几句话后,演奏开始,音乐响起来,会场上刹那间安静下来,那天的节目,我记得有古琴独奏《流水》、琴箫合奏《平沙落雁》、 筝独奏、筝箫合奏,二胡独奏《二泉映月》(纯独奏、没有任何伴奏)  、江南丝竹音乐《欢乐歌》《小霓裳》《春江花月夜》等等,还有一些节目我记不得了,反正也是一些尽可能纯传统的民族音乐节目。但那场音乐会的效果好得出乎我们整个乐队的意料之外(也包括我),年轻时尚的大学生们听得非常专注和认真,每个曲目演奏完都报以长时间的热烈的掌声,有一个节目是筝箫合奏《出水莲》(岭南派的),筝先独奏一遍,第二遍由我一边吹箫相和一边从观众席走上舞台。所以在节目演奏之前我就到了观众席,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刚一坐下就听见前后左右学生们热烈的议论“这些是什么音乐,怎么这么优美、好听”“这些难道是我们中国人的音乐?”“为什么我们从小到大都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好听的音乐”……。到最后一个节目(全体一起合奏:江南丝竹音乐《春江花月夜》)时我出场一看,吓了我一跳,整个大礼堂下而黑压压一片,明显增加了许多人,连过道上也挤满站着听音乐的学生们!这样的演出效果出乎我们每个演奏人员的意料之外,大家都觉得很意外、很兴奋,我虽然没有象别人那样感到意外,但更觉兴奋。这些事情更让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不是中国的年青人不喜欢传统音乐,而是我们国家的音乐界根本就没有让我们的年青人有机会接受到传统音乐的欣赏和教育,如果让年青人在成长阶段能够有机会学习到或者说接触到中华传统音乐,喜欢传统音乐的人会很多,懂得欣赏传统音乐的人想必也不会少(建国以来,音乐界一直在社会上弘扬西方经典交响乐,但当今的绝大多数国民还是不会欣赏交响乐)。从那以后我更坚定了我对中华传统音乐思考的正确性,也更促使我下决心宏扬传统音乐。能扭转被“文化汉奸”们歪曲的事实,重现中华古乐灿烂辉煌的面貌,这是我这一辈子的历史使命,我会一直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写于2015年6月15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