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酒狂》的节奏  

2014-09-15 10:18:10|  分类: 古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狂》的节奏

       

《酒狂》是一首很有意思的古琴曲,出自明代的《神奇秘谱》,在当今世人看来,这首乐曲的内容应该是比较“入世”的,于古曲中似乎是比较“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一个作品。该曲的节奏我听到有三个版本:第一种是姚丙炎打谱的以似西乐律节奏6/8形式的,这个版本最为普及;第二种是上海一位当代古琴大师打谱的、以散板为主的形式,听上去很有醉酒颠狂的意思,并且节奏处理别具一格;第三种却是我在江苏省琴会中听到的一个小朋友弹《酒狂》,节奏是三个音为一拍,却不是姚丙炎先生的三个音各占三分之一的节奏,而是第一个音占半拍,第二、三音占剩下半拍的形式,这种节奏我只听到过这一次,以后一直没听到过谁用这样的节奏弹《酒狂》。我本人弹《酒狂》原来是遵循姚丙炎先生的打谱,对第二种散板方式的也比较能理解和欣赏。第一次听到小朋友用这样的节奏弹有点奇怪,不由得打听这种弹法的来由,结果有人告诉我从古传下来的《酒狂》节奏原本就是这样的,令我非常惊讶。但常识告诉我,这种说法可能是对的,因为这样的节奏是传统民乐中最常见的节奏类型,而姚丙炎先生的这种6/8节奏在传统音乐中几乎找不见。

 

于是我试着用第三种节奏去弹《酒狂》,隐隐觉得这种节奏弹《酒狂》,能够弹出饮酒者饮酒时欣欣然的那种快乐,却没有醉酒者的那种放浪形骸的狂傲。我知道古人弹琴应该是比较注重高雅而卑视夸张的,而且古人弹琴的理念与当代不一样,它不是艺术表演的理念,而是“修身修性”的理念,因此愈发越觉得这样弹应该是古人的本意。但对前两种弹法应该如何去理解、评价,一时倒疑惑起来。

 

第一种当代琴界最流行的弹法,是著名浙派琴家姚炳炎先生打谱的,姚先生是徐元白先生的得意高足,与我的渊源很深,按辈份我还得叫他一声“师叔”(我是徐匡华老师的学生,可以算是徐元白先生的再传弟子了)。他在《琴曲钩沉》一书中第一篇文章就介绍他为什么会将《酒狂》打成这样的节奏,从中可以窥见姚先生打谱时的思路,了解其这样节奏安排的理由后方可以对其作出评价,也可以较明确的选择我应该怎样弹《酒狂》这首乐曲。

 

姚先生在打《酒狂》这首乐曲时确实化了不少心血。首先他考察了这首乐曲的时代背景,他提到了三点:“1.提起阮籍,就联想起魏晋交替之际的社会。2.笼罩着一片黑暗与恐怖,排除异己,人人自危。又想起竹林七贤,想起阮籍的青眼白眼。3.想起了阮籍一醉能醉了几十天等等。”然后他选择了几种节奏:包括本文所说的第三种节奏是他的首选,但弹后他认为不对头,理由是“没有酒意,简直毫无酒意”于是将它否定了;然后选了切分音节奏的,他觉得“虽然活跃些,但这是跳跃气氛,对酒来说也不象对头,对于阮籍那种托酒佯狂的酣醉境界,还是差距很大;”尔后他又试弹了前二音半拍,后一音半拍的,正好与他选的第一种相反的,也觉得“也没有什么酒的意思”。于是只好停下来了。

 

一直到姚先生打《玄默》曲之余,随手翻到《酒狂》,“我按谱逐字率意弹拨,忽然弹到了一种新意境界,弹来又自然又顺手,从节奏里也出现了醺醺然的味道来,当时我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十分高兴,乃奠定了《酒狂》基础。”这个节奏,就是现在姚门《酒狂》的6/8节奏。虽然姚先生一再强调自己是灵感暴发的结果,而非一开始就想会利用西方的6/8拍子来作打谱的基础。

 

姚门的《酒狂》一出后,受到现代琴界的热烈欢迎,当代弹《酒狂》的,绝大部分都以此为是,姚版的《酒狂》因此而闻名天下。但本人觉得,尽管姚版的《酒狂》在当代琴界影响大,也是因为它符合当代古琴音乐艺术表演观念,但我们知道:古人弹琴的主流观念却并非艺术表演,甚至许多时候是反表演的,所以,姚先生这种打谱的理念与古人的理念是不相吻合的,与古琴传统文化理念不相符合。

 

古琴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重要、最受尊奉的乐器,而古人认为用“乐器”两字来称呼还不足以表达对古琴的尊敬,而进一步把古琴尊称为“道器”。但随着上个世纪中国传统文化被摧残无以复加以来,作为传统音乐中最典型的代表——古琴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曾有一段时间被称为“音乐化石”了。虽然当前古琴界表面很热闹,但许多热爱古琴的人心里很明白,当代古琴远未可以说已经复兴了,因为弹琴的人数虽然在快速增加,但对古代弹琴的意义和方式绝大多数人还是懵懂不知或者不能理解了,当代琴界绝大部分还是以音乐艺术表演的理念(古人弹琴也有这样的理念,但这种理念是古人琴文化的支流甚至是未流而不是主流,人称所谓的“江湖派”即是)来看待古琴音乐的,姚门的《酒狂》之所以会受到当代的追捧也是因为其符合当代这种音乐表演的理念。从音乐表演的角度而言,姚先生采取6/8节奏的处理的确比其他节奏更容易使观众从其演奏中领略到酗酒者的状态和醉酒者的颠狂,其音乐旋律也优美动听。

 

古代弹琴的目的是“修身养性”,社会上精英分子都把古琴看成是“道器”而非乐器。从这个意义上说,让人领略到酗酒者的状态和醉酒者的颠狂,通过此似有鼓励和纵容饮酒作乐之意,那是主张“修身养性”者所不容许的。一旦让人意识到酒醉也可以体现美的话,那么就存在着事实上鼓励观众醉酒酗酒的行为,其艺术表现力越强,对观众这种引导能力也越强,越发会鼓励人们对酗酒行为的欣赏和摸仿,显而易见,这样对人们的伤害就越大。

 

在古人看来,饮酒或歌颂饮酒只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为饮酒而饮酒或者纯是饮酒作乐是对人之性或生命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饮酒必须要有节制,不应该醉酒、更不应该酗酒。在中国古代从孩提时期开始即谆谆教道他们:“饮酒醉,最为丑”(摘自《弟子规》)。同样在艺术上表现这种饮酒的快乐应该是有节制的,而不是象寻常艺术表演的特点那样夸张和放大。

 

与弹琴讲究“琴道”(故尔琴称为“道器”)一样,饮酒也须“有道”。所以古人对《酒狂》这首乐器的理解,并不象当代人思考的演奏这首乐是不是能够让人体会到酗酒者的状态和醉酒者的颠狂为目的,而是另有深意。不信,请看《神奇秘谱》对《酒狂》这首乐器的题解:“是曲也,阮籍所作也。籍叹道之不行,与时不合,故忘世虑于形骸,托兴于酗酒以乐终身之志,其趣也若是,岂真嗜于酒耶?有道存焉。缈缈于其中,故不为俗子道,达者得之。”这段话讲得很清楚:阮籍因为世间“道”所不行,故对此不满,而自己又无法改变这种状态,所借酗酒的样子以表示自己的所期望,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吃酒酗酒醉酒的状态。不喜欢吃酒醉酒酗酒的状态为什么还这么想装作吃酒醉酒酗酒的样子呢?这其中深刻的道理蕴藏其中,但一般的人是不会了解的,唯通达者自己知道。这里说的达者,一定饱读以儒家为主的诸子百家的非常有智慧者。

 

《酒狂》这首乐曲并不是要想去赞美终日醉酒、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高阳登徒子,而是里面有深刻智慧和学问道德蕴藏其间。要了解这种“道”的深意,其关键并非在终日饮酒醉饱无所事事,而是要饱读圣贤经典后形成“贫贱不能移、威严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做人价值观,这才古人弹这首乐曲所要达到的目的。

 

也许有人会说:这几种节奏相比较,第三种节奏应该是最不容易体会醉酒的感觉,如何能表现《酒狂》的内容呢?这个问题提得好,但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关键不在于弹琴者本人,因为弹奏者自己也不明白某首乐曲的内容,他是不会选择弹这首曲子的;剩下来要看聆琴者是否是“知音”了。善不善于体会琴音了。

 

音乐是人类社会最为普及的艺术,这种普及率如此之高很大原因就在于音乐是直接作用于人的情绪而非人的理智,它是一种启发于人的主体情绪性的感召而并不是知识性的传播。所以,这样以中国传统的这种常用节奏来弹奏,应该能让人体会到活泼、生动、欣喜的情绪传达,由于音乐传达的模糊性特点和音乐欣赏主体性与情绪性特点,通过欣赏者的主观移情和想象,不难从这种活泼、生动、欣喜的情绪中与饮酒的快乐相联系,进而理解出饮酒时的快乐场景。而并不是艺术品表现真正的醉酒场景才行,甚至是自己应该喝点酒,有一些醉意朦胧的感觉才是表现醉酒的最佳状态。绝不是去表现醉酒甚至去鼓励醉酒,“岂真嗜于酒耶,有道存焉”。而姚先生在打《酒狂》的琴谱一定要体会出“我按谱逐字率意弹拨,忽然弹到了一种新意境界,弹来又自然又顺手,从节奏里也出现了醺醺然的味道来,当时我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十分高兴,乃奠定了《酒狂》基础。”应该是与阮籍所想的“酒狂”的意境不符。用一个不十分恰当的比喻:梅兰芳的《贵妃醉酒》是极美的,但梅兰芳绝对不会去喝点酒,有了醉意朦胧的感觉后才去演《贵妃醉酒》,梅兰芳并不想表现杨贵妃的醉,而是表现她的美和媚、及空虚的精神境界。如果真表现醉了,梅兰芳的《贵妃醉酒》也就俗了,不可能有如此超凡的境界;如果梅兰芳真的喝醉了,他连台都上不了了,怎么可能去表演《贵妃醉酒》呢。所以我觉得第三种节奏的处理更符合古人追求“有道存焉”的意境,而且这样的处理绝不会出现对醉酒行为的欣赏和鼓励,只不过要求听琴人的素质有点高,是不是“知音”,是不是能理解古人所说的:“岂真嗜于酒耶?有道存焉。缈缈于其中,故不为俗子道,达者得之。”文人琴曲中的“修身养性”特点即在此体验,是不是琴的“知音”、是“俗子”、还是“达者”,在《酒狂》面前一试便知。这种行为当然也符合古代“哀而不伤、乐而不淫”“发乎情、止乎礼义”的美学观点。

 

               王政写于2014年2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