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从古琴曲《高山》《流水》来看  

2014-09-15 10:12:32|  分类: 古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古琴曲《高山》《流水》来看

古琴音乐的高雅与低俗

 

 

古琴曲《高山》《流水》是两首流传历史很长、并且很受人们欢迎的乐曲,它那流畅的旋律和动人的传说引人向往。在琴界中许多人都很喜欢弹奏或欣赏这两首乐曲,但细细分析后发现喜欢这两首乐曲的其实是两类不同性质的人群。

简单的说:喜欢或者会弹《高山》的不喜欢《流水》,而喜欢《流水》的大多不会弹《高山》,甚至连欣赏《高山》兴趣都没有。喜欢《高山》的以业余琴家琴人居多。一上台就把《流水》弹得花啦啦的基本是职业培训出来或者是跟“学院派”琴家学习的琴家琴人。

全部的原因可以归结到琴曲《流水》的“七十二滚拂”,这是川派古琴宗师张孔山创始的,以前弹《流水》是没有“七十二滚拂”。这一段“七十二滚拂”让“流水”的情景跃然于前,形象感很强,古琴音乐的表现力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让许多困惑于古琴“高雅”而难以理解古琴曲的的人变得很容易欣赏古琴曲,对古琴在“改革开放”时代的复兴、普及古琴音乐功不可没。但是,“七十二滚拂”极强的表现性是以损害古琴音乐的高雅性为前提的。相比较而言,《高山》明显比《流水》高深些,并不如《流水》一听就懂,不过音乐的旋律性要胜过《流水》,在形式上比较文雅,因而可算得“高雅”乐曲了。

音乐是一个在社会中最被普及的艺术,音乐也是一个很特殊的艺术,与其他艺术相比,它最不具有形象性,直接作用人的精神而不借助其他形象性的介质,所以在比较文明的阶层中大都不欢迎音乐作直白的形象性表述。历代能够流传于世的音乐作品极少有直接描写形象,其数量屈指可数,如我国传统音乐里的《十面埋伏》《百鸟朝凤》张孔山版的《流水》现代古筝曲《战台风》和一些弹戏拉戏(用乐器摸拟人声唱戏)等,西乐里的《野蜂飞舞》还能时而听到。作为听觉性艺术,音乐表现形象除了有其天然的短处外,还因为形象性的东西比较直白,艺术内容指向性太明确,没有多少可供人想象的余地,而且与情绪性的结合不佳,所以,作为听觉艺术的音乐作品,如果形象感很强,其艺术挡次必然不高,其在表演场合的炫技意义大于其作为音乐艺术音乐本身的意义。

 

有人也许会问:“凭什么说较为优美的抽象性音乐艺术档次就高于形象强的音乐呢?”其实从人类的进化而言这种问题很好回答,抽象性思维是人类语言进化较完美后的产物,形象性思维只能解决简单问题,而抽象性思维却能解决复杂问题。在小儿时期主要是形象思维,那是因为小儿头脑还未发育好,其年纪还未到能接受学习之时,那时候小儿的思维是形象式的、接近于动物的本能,所以小儿也很难思考一些难度较大的问题。每个民族的成年人都是通过语言的形式在大脑中进行抽象、逻辑思维的,所以人类能比动物思考更复杂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身体素质、捕食能力远不如许多凶猛动物的人类最终能成为自然界主宰的唯一原因。因此,能欣赏比较抽象成分音乐的自然就高于只能欣赏具象音乐者,中国传统音乐为什么强调高雅、推祟高雅,作为“文人音乐”的传统古琴界为什么要推祟“修身养性”推祟“清微淡远”,正为此也。

在张孔山那时代,由于中国在国力上的衰微已多年,文化软实力也日趋下降,那时代的人们对音乐的鉴赏力也在下降。张孔山加“七十二滚拂”后的《流水》会流行于古琴界亦证明这一点。所以在缺乏传统(儒释道)文化修养的专业古琴界,听不懂《高山》、对《高山》不感兴趣的大有人在,这也是专业琴界对有张孔山“七十二滚拂”的《流水》备加推祟的原因——与其它古琴曲相比,实在太好懂了。或者用他们的语言来讲:音乐表现力很强。

与形象性十足的《流水》相比,《高山》一曲则显得抽象得多、但其音乐旋律性却明显不是《流水》的“七十二滚拂”可以比拟的,它那高雅、优美和从容也远胜于《流水》。当然其欣赏理解的难度也是比较高的,如果没有一定传统文化的兴趣和基础,是不可能理解和欣赏《高山》,这也就是喜欢《高山》者为什么不喜欢《流水》的原因。可叹原本同时期出现的著名古琴曲到了近代却会有如此大的区别。

在中国音乐界遂步“全盘西化”过程中的近现代,当时的古琴界也未能免俗,除了张孔山的《流水》外,在琴界还有类似的“东施效颦”者:梅庵派的《平沙落雁》加入了一段大雁的欢叫,成为梅庵派《平沙》不同于别派的一个鲜明特点,但其成功性似乎还不如张孔山的《流水》,除了梅庵本派外,似乎没有一个别派的琴人模仿他们这样弹的。

民乐界如古琴曲《流水》类似的事情亦有:琵琶曲中也有两首题材相似的乐曲《十面埋伏》《霸王御甲》,只不过当今琵琶界中缺少象古琴圈中有传统业余琴家琴人的群体,基本上跟着“学院派”弹的占绝大多数,所以在琵琶界中炫技性、表现直白的《十面埋伏》一曲十分流行,而同样是反映“垓下之战”、且比较文雅抒情悲壮的《霸王御甲》一曲却很难听到。绝大多数人无从欣赏到《霸王御甲》这样高雅的乐曲,真是令人遗憾。

这里还需要说明一点,《流水》乐曲的“低俗”是由于近代琴家张孔山加了“七十二滚拂”后的“杰作”。在这以前的古琴曲《流水》是没有“七十二滚拂”的,所以也没有对“流水”有直白易懂的音响式的描摹,全曲都是用音乐旋律来描写《流水》的意境的,它所呈现出来的整体风格与《高山》相同,是一首“高雅”乐曲。随着现阶段古琴在中国社会的逐渐普及、古琴传统文化逐渐被国人了解,古琴界欣赏不了高雅的情况正在逐步慢慢好转。笔者有一次受邀到温州去弹琴,碰到一位漂亮的姑娘同台弹琴,她弹得却是《高山》(笔者弹的是有“七十二滚拂”的《流水》因而排在她后面)。笔者很奇怪这么一位年轻的姑娘居然会对《高山》感兴趣,试探性的问她愿不愿与我换一下节目(就当代剧场效果而言《流水》肯定好于《高山》),却被她断然拒绝。她告诉我:《流水》她早就会弹了,但当她学会《高山》后觉得《流水》十分没劲,一点都提不起她弹琴的欲望,比她现在弹《高山》的感觉差多了。于是,当她弹《高山》时我十分注意她的演奏,觉得她《高山》弹得感觉非常好,非常到位,看到她弹《高山》的状态,我也就能理解了她为什么不想弹《流水》了。演出结束后我找到她,表扬了她对《高山》的深刻理解后对她说:实际上你还是可以弹《流水》的,但是你对有“七十二滚拂”的《流水》肯定是不会喜欢了,因为这个《流水》并不是古人意境中的“流水”,而是经过近代琴人张孔山‘改革’过的,你肯定不喜欢。你可以试着去弹《神奇秘谱》的《流水》,这个《流水》更接近古人的本意。你《高山》弹得这么好,你也肯定会喜欢这个版本的《流水》。那女孩狐疑地看着我,迟疑地说了一句:那麻烦老师先发我一个录音吧,我听了后再说。我答应了,从温州回家后当即把姚炳炎弹得《神奇秘谱》版的《流水》发到她的邮箱。第二天就接到她的电话,在电话中她兴奋的问我要这个版本《流水》的琴谱,说她一定要把这个版本的《流水》学出来,她感觉这个版本的《流水》太好了。我告诉她这个《流水》谱在《神奇秘谱》里,让她自己想办法去找。她当即说了很多感谢的话,第二年,当我再到温州去参加古琴雅集时,她很高兴地让我听她弹奏的《神奇秘谱》版的《流水》,练得非常流畅娴熟,并且曲意理解的十分到位,引起一同参加雅集的外地琴友的惊奇和好评(这些外地琴友从来没有听过《神奇秘谱》版的《流水》)。更让我意外的是,她的一些古琴弟子也开始学习《神奇秘谱》版的《流水》了,我给她这样的举动给予了高度评价。从这个事件上我深有感触,只要我们坚持古琴高雅的品味、紧持学术的民主的方式、坚持广泛接触传统古琴音乐的道路,传统古琴高雅的文化迟早是会被大家接受的。

 

 

王政写于2014年1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