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2011年10月02日  

2011-10-02 20:18:21|  分类: 古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四川国际琴会

 

 

2011年5月底到6月初,第三届成都国际非物质节古琴展示在我国四川成都举办,我接受大会的邀请,作为中国古琴界的一名代表参加了盛会。除我之外,我的琴弟子王嗣杰和祝红瑛也自费莅会,想看看我国古琴顶尖的水平怎样,而我倒是想让他们了解我教琴弹琴的理念与当代古琴界的在什么地方是不一样的。

 2011年10月02日 - wangzhengguqin - 王政的古琴博客

一行三人按邀请书的要求在5月28日到了成都,意外地得知由于这次琴会准备时间比较伧促,各项工作亦准备不如意,其报名日期已推迟一天,而我们却没有得到通知,提早一天赶到了成都,他们会务组不接待。没办法,我们只得自己掏钱住了一天的宾馆。第二天没事,我们几个到都江堰玩了一天,领略了这个凝聚古代中华民族智慧的古老水利工程。

 

第三天,琴会正式开始。说实话,开头几天我很郁闷。我来参加琴会一般有三个目的:一是会会琴界老友,认识新朋友,在琴会下面搞一些雅集,或参加外地琴友组织的雅集,这些每次参加琴会都一样的;二是在琴会上我发过来六篇论文,但我在回复上明确指出在会议上发言的不是这六篇,而是另有一篇《古琴发展的“与时代同步论”》。之所以没把这篇发给会议是不想在这次会议上只作发言,不作论文集上出版。这里有个缘故:2006年的成都琴会上著名音乐理论家冯光钰老师在会上第一次论坛上作了《古琴艺术要与时代同步发展》报告,但那次论坛我没有去参加,而是在宾馆里与苏州的古琴家杨晴老师玩昆曲。事后中国古琴国际联谊中心主任、《七弦琴音乐艺术》主编张铜霞老师要我写一篇关于对这篇论说的评论,并回北京后把有关这类的文章全部复印给我寄来。我一看,原来是许键先生有几篇文章对冯老师的这个报告进行激烈的批评,经仔细研究了这几篇文章后,我打电话给张铜霞老师告诉她我的文章将赞同许键先生的立场反对冯光钰先生,张老师明确告诉我:观点不受限止,只要理由充分即可。有了张老师学术上民主的态度,我便完全按自己的意愿写完了这篇文章寄给张老师,张老师也将这篇文章编入《七弦琴音乐艺术》第十四期,但由于经费紧张,这一期一直没有出,而我则坚定地认为,这篇文章是张老师安排我写的,所以她主编的古琴刊物有优先发表权,在《七弦琴音乐艺术》没有出版这篇文章前,任何地方都不能先行刊出(包括我自己的博客),这事情就这么拖下来了。2008年,南通梅庵派琴家王永昌老师的“南通市古琴研究会”成立,邀我莅会,到南通后意外发现冯光钰老师也在会,我非常高兴,乘着吃早饭工夫对冯老师言:见了他的《古琴艺术要与时代同步发展》文章后,我也写了篇文章阐述我的观点,希望冯老师能看一下,冯老师当然很爽快地答应了,但我下面一句话却让冯老师一楞:“不好意思冯老师,这篇文章是反对您的。”马上他回过神来说:“没关系,学术自由嘛,只要你写得理由充分就行”。于是,我立即从电脑里拉了一份出来交给他。到了晚上坐车上剧院之际,冯光钰老师特地坐到我旁边说:“小王,你这篇文章我认真看了,写得很好。这篇文章我留下了,按照你的说法我再去写一篇文章响应,你看到我文章后,再写文章答辨。我们俩人一来一往,直到把这个问题谈清楚为止。”我听到冯老师这样说话,心里热乎乎的很是激动。以前我也写文章批评过某位古琴大师的文章,也曾在呈给他看时小心地告诉过他:文章观点和他不同。他当时态度也大方,说是学术民主,没关系。但看后却勃然大怒,指责这篇文章观点极其错误,并要求《七弦琴音乐艺术》主编张铜霞老师不能在《七弦琴音乐艺术》杂志上刊登这篇文章。那个时候我在古琴界根本还是无名小辈,面对大师的这种压力,张老师却很明确地告诉他:“你说王政这篇文章观点极其错误不能发表,但我也听到过不少琴家称赞王政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唉,所以我还得登他的文章。如果你认为王政这篇文章确是很错误,你也可以写篇批判文章,我一定照登不误”。文章在《七弦琴音乐艺术》刊登后,我一直希望大师们有份量重的文章进行批判。但可惜没有,只听到过传言:该大师讲起这篇文章就气得浑身发科。对比该古琴大师的行为,冯光钰老师的气度确实让人赞叹,体现了一个理论大师的博大胸怀。原来指望冯老师会参加这次琴会,我再可以向他请教探讨这些问题,不料在此前不久听到冯老师在工作中猝然离世的消息,让我十分悲伤和失落。悲痛之余,我向张铜霞老师建议在会上宣读我的这篇论文并赞美冯老师博大的胸怀,以纪念这位为中国古琴在当代的复兴付出过艰苦努力的著名理论家,但不能在琴会的论文集中刊出。张老师同意了,所以我有了这样的安排。三是我报的演奏曲目原来是我和王嗣杰的琴箫合奏《平沙落雁》,后来小王给我听了他学的《神奇秘谱》版的《流水》后,我觉得不错,考虑到该曲很有名,但到目前为止,无人在正式古琴场合演奏过这首乐曲,致使好多人只听说过这首乐曲但没听到过这首乐曲,所以临时决定让他独奏该曲。

 2011年10月02日 - wangzhengguqin - 王政的古琴博客

到了成都后,发现事情没有这么如愿:与前几次琴会不同,这次琴会来宾分住在三个不同的宾馆,大家相互交往比较困难;大会告知:学术会议时间很少,要求发言的人多,有可能安排不上。我历来是发言瘾大过弹琴的瘾,如果在会议上不发言,那么我干吗千里迢迢来四川?大会日程上安排我和小王的琴箫合奏《梅花三弄》,我们也根本没有准备过这个乐曲,不过当时因为会议筹备期间犯了许多错误,我们也就以为是他们会议安排错了,也没放在心上,事实上这次大会确实也有很多乐曲演奏安排上的错误。加之大会筹备的伧促,接待工作很多地方出现不少的小错误。对比以前成都琴会精采的安排,这些情况的出现,让我很不痛快。但人已经到了成都,只能是即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会议两三天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没人在私底下安排琴会我就不能出面安排吗?于是,我向住如家宾馆的琴人们发出倡议,6月1日晚大会安排的是旅游,如果有不愿意去旅游的,那请晚上到402号我住的房间来雅集。那天晚上到我房间来雅集的各地琴友有十多位,挤满了整个房间,主办方负责人之一唐中六老师正好那天晚上来如家宾馆看望各地琴友,见此情景也十分高兴。特别是这次重庆天风琴社的诸位琴友一齐参加,更令我惊喜。天风琴社是上个世纪前半叶由徐元白祖师创办的琴社,如今重庆的琴友能保存下来这个组织,十分不易。更令人高兴的是他们也坚持古琴传统高雅文化特证,引以为同志。那天晚上琴友们玩得十分开心,从那天起我的心情才慢慢地好起来。

   

2011年10月02日 - wangzhengguqin - 王政的古琴博客

 

小王演奏《流水》事也很顺利,在宾馆雅集时他弹这首曲子因为紧张致使节奏比较松散,。次日晚上我专门又把他叫到我的房间重新确定乐曲节奏的处理,小王也很聪明,三四遍后就掌握了。第二天上午,小祝负责整理他的行头,我在后面“把场”,顺利送他上了台后接着在台下把他的演奏整个都录了像。小王每次关键时候都能把握得很好,虽然是第一次在古琴界顶尖活动中演奏,事后也告诉我在台上弹琴时紧张得两手都发科,但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全曲节奏情绪处理很好,基本上没有出大差错,演出效果也不错。原本我有相关的一篇论文《我不喜欢七十二滚拂》不被人理解,但小王演奏后很多琴人纷纷向我索取,我们两个一唱一和,在古琴界把这个问题挑开了,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去关注这件事,小王也顺利成章地成了“文革”后在国际琴会上正式弹奏《神奇秘谱》版《流水》的第一人。

 

作学术发言是这次琴会没有成功的事。由于发言的人过多,时间又紧(这也是安排问题,上次成都琴会就安排了好几次论坛,这次只安排一天),当然这其中我自己也犯了个错:唐中六老师告诉我可能安排不上时,我应该告诉他我的发言将极有可能产生轰动效应就好了。可是我没有这样做,其实有的时候还真不能太谦虚了。不过天下不会有老是完美的事,或多或少总会留下些遗憾吧。

 

总而言之,这次琴会不能说没有一点收获,但离去之前的心理期待差了很大的距离。

                         王政写于2011-7-3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