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2011年11月15日  

2011-11-15 21:01:27|  分类: 古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网上古琴吧报道的疑惑

 

 

 

最近,有一篇2004年龚一先生接受《金陵晚报》记者采访时的报道在网络上很流行,在古琴吧里,这篇报道前面冠之以“且不说专业不专业,弹得有多好,凡是喜欢古琴的人我觉得都应该看一下这篇关于古琴的报道”,这篇报道的标题是《民乐大师痛说怪现状,古琴一年只出一首新曲》(附后)

 

看了这条贴吧首先引起我感慨的是琴友们跟贴所抱的态度,他们有赞同龚先生的、亦有不太赞同龚大师的,这些很正常。但引起我感慨的是网友争论的方式都是贴标签式的,鲜有依靠事实推理来说话的:赞同龚先生的认为这是一种发展,认为不改革不发展肯定没有出路;而反对者认为自己是在继承传统优秀遗产,没有继承就没有发展。谁也没说明白凭什么说这样就是“改革”的正道;也没有人说明白要继承到什么程度才算可以走下一步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成一团,这样争论是吵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但这种问题确实是我们琴界对于古琴发展的焦点所在,也是古琴文化发展必须弄清楚的关键点。面对网友们这样的争论,我不由得想起在九九年扬州琴会时,当时一位年青的琴友在会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是:《去除陈旧观念  树立创新思想》,在文章中除了提出“长期以来,古琴多是少数琴人关门自赏、自我陶醉的手段”外,没有提出在古琴传统文化里还有哪些陈旧观念。于是,我去请教他:传统古琴文化里有哪些属于“陈旧观念”,你有什么理由认为这些是“陈旧观念”(按我的想法,只有弄明白这些问题后,我们才可以谈如何去除这些错误,如何去创新),谁知他对我说:“我们弹琴人只把琴弹好就是了,想这类问题干吗?太累了,不想动这种脑筋。”我一下子感到大惑不解,心想“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写这样的文章呢。”网友们这种标签式的争论,我觉得与此类同。当然,网民们在网上的各种表态绝大部分是性情所至,有感发议论。但是网民们是不是想过:如果能稍作考虑讲出点理由来,不是更能为古琴在现世的良性发展奠定良好的與论环境吗?

 

龚一先生言:古琴界的最大问题就是不拿古琴当乐器。这是龚一先生一贯主张。但是这这种“道器”现象从古有之,为什么在古代不成其为问题,怎么到了现代就成了问题了呢?这个问题倒值得我们去认真深入思考。在古代,古琴在相当大的范围里不当乐器看,而当“道器”看。什么是“道器”?联想到古琴传统文化中的“修身养性”文化特证,和古代文人主张的“琴棋书画”为四大修养,宣称的“君子之座,左琴而右书”来看,所谓“道器”,就是知识分子用于个人修养及提高个人素质的工具(器在古文里即有工具之解,道器解成帮助成道或修道之器,未必不通)。从这看来,古人更多的把古琴作为一种教育的工具,而不把它看成一种乐器只是与当代音乐界人士所想象的用途不同而已,一不是政治上反动透顶的事、二不是破坏公众良俗的事、更何况古琴传统文化就是这样的,并在历史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大坏事了?况且,在“封建独裁”体制下的传统社会里,虽然“道器”是古琴的传统文化主流,但对古琴作为以乐器而进行职业音乐演奏为目的的“江湖派”,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把它斩尽杀绝。在我们这样一种民主的社会里难道就不能容忍古琴作为“道器”的文化传统存在吗?在人类文明的途径中,“道器”有其存在的理由和作用,“乐器”也有其世间的责任与作用,那种作用更大更好,完全看它们两个在历史上的作用效果,在人类文明史上产生的效果,何况此二者也可以优势互补、相互借鉴;而没有必要搞成有我无你的的二元对立关系。当代是个民主的社会里,把古琴看作“道器”还是乐器,也可以取决个人的兴趣爱好与文化修养程度,如果连这点自由都没有的话,岂不是连封建社会都不如了吗?古代是如此,今天更要如此。

 

笔者与龚一先生相识二十多年了,虽然不敢说对其完全了解,也知道龚一先生的大致为人与学识,龚一先生年青时曾接受过多位古琴流派大师教导,又经过自身的不懈努力,成为当代中国专业古琴界的泰斗;龚一先生作为一个长者,有古君子之风,待人虚怀诚恳,对年青人尤其提携甚多。笔者虽说与他弹琴观念不同,但在与他交往过程中还是能感受到他虚怀若谷的胸怀,和蔼可亲的态度。所以对这个报道中的两个地方产生疑惑,其中有些话我觉得不可能是现实古琴大师龚一先生会说得出来的。

 

众所周知象其它中国传统音乐和戏曲音乐一样,古琴音乐也有多个流派,这是中国传统音乐共有的文化特性。对这种流派的区别与欣赏,只有懂得欣赏该门艺术的人才会明白。象京剧中马派与谭派的区别,以及他们各自的奥妙,京剧演员当然知道,而京剧票友、或戏迷们也深谙于此,他们完全知道这两派的区别和艺术上风格上的不同及各自欣赏上的差异点。只有不是京剧艺术的爱好者或戏迷,当然是听来听去听不明白,只觉得其调调和旋律风格都一个样。古琴音乐也一样,依报道里举例的琴曲《平沙落雁》为例,管平湖(九嶷派)、张子谦(广陵派)和徐立荪(梅庵派)的演奏风格各异,这是一般的琴友都能感觉出来的。而这篇报道里的“龚一先生”居然会说:“……不同地方的弹琴者被按照地名分为不同派别,其实演奏风格上没有大的不同。”这样的昏话,实在令人不可相信。

 

浙江那个号称“浙派”传人的琴家我也认识,他的祖父是琴界公认的古琴“新浙派”的创始人,他的父亲是当代著名的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对这位古琴大师也是非常熟悉、十分尊重。这位琴家从小继承家学,幼时起便跟随自己的祖母和父亲学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了更好地学习古琴文化、博采众长,他广泛求学,到许多著名琴家地方学过琴,其中也包括龚一先生。龚一先生对这家情况也很了解,两家走得也比较亲近。这位大师去世后,该琴家子继父业,打出“浙派”古琴的旗号,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龚一先生知道后肯定只会高兴,而不会有什么“浙江曾有个学生来和我学琴,学成之后就自立门户,号称是‘浙派’传人,结果这一派的开山宗师竟然成了‘上海龚一’!”的感触。这不符合龚一先生温文尔雅,与人为善的一贯作风。

 

网络是个虚拟世界,其中有许多虚假成份和信息在里面。这个贴子号称来源是《金陵晚报》,其可信度有多少仍值得怀疑。即使是真的,也不能排除记者为博取眼球而故作耸人听闻之语,或者没有理解龚一先生的话而主观臆会写的,不管是什么情况,笔者凭着本人对龚一先生的了解,几乎可以确认网络版的“龚一大师”与现实中的当代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差距很大,有理由怀疑不是同一人,所以,对这位“龚一大师”的话,我觉得网友们也不必太当真,听听过就可以了。

 

 

 

 

 

附录

且不说专业不专业,弹得有多好,凡是喜欢古琴的人我觉得都应该看一下这篇关于古琴的报道

民乐大师痛说怪现状,古琴一年只出一首新曲

2004-6-2 13:17:29

【龙虎网讯】昨天上午,在南京民间一群古琴爱好者组织的一次雅集聚会上,记者见到了著名古琴大师、中国琴会副会长龚一先生。古琴和昆曲是目前中国仅有的两个人类口传与精神遗产,龚一先生是当今国内古琴界的泰斗级人物,也是唯一的一位两次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的中国民乐大师。在为南京的古琴爱好者作了精彩表演后,龚一先生向金陵晚报记者痛陈了目前国内古琴界存在的种种“怪现状”。

古琴界不把古琴当乐器

“古琴界相当混乱,许多不正常的现象是别的行当里都没有过的。”研习古琴半个世纪的龚一先生讲起自己亲眼目睹的种种怪现状,显得十分激动。

“古琴界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把古琴当乐器!”古琴曾经是中国古代流传最广的乐器之一,然而今日却习者寥寥,龚一一针见血地指出其中症结所在:“古代士人讲琴、棋、书、画,把古琴看做知识分子的第一位的必修课。古琴因此被赋予特殊的含义,历来是才子佳人清赏雅玩之物,地位远高于瓦肆勾栏里的二胡、笛箫等乐器。现在古琴界的许多人因此看不惯搞其他民族乐器的人。他们拘泥在自己的小圈子,抱守着几十首弹了几百年的曲子,不去想古琴如何发展,如何适应时代的发展,甚至还有连琴都没有学好的人,动不动就拿出个价值不菲的名琴来炫耀!”

50年只创作了50多首新曲

古琴有着3000年悠久历史传统,在今日古琴界,听得最多的就是“传统”二字。但如何继承传统,古琴界却有着荒唐的理解。龚一说:“古琴家动辄说传统,师承名家的认为自己老师演奏的是传统,或者某某大师的是传统。结果学成后和老师一模一样,还觉得自己继承了传统。这根本就是误解,《平沙落雁》历史上有七十多个版本,现在演奏的只有五六个了,而许多人推崇的古代大师没有一个留下音像资料,更加无迹可寻了。模仿自己的老师怎么能说是继承传统呢?”

对传统的误读造成了古琴发展的停滞不前,龚一说,建国50年来,古琴界只创作了50多首新曲,平均一年只有一首,而且刚创作时还常被守古者大加指责。

学生竟然自立浙派传人

历史上的中国古琴界曾经如同金庸笔下的江湖,有广陵派、虞山派、金陵派、诸城派、川派众多派别之分。龚一说,这些门派的出现是由于地域不同,交流不畅,不同地方的弹琴者被按照地名分为不同派别,其实演奏风格上没有大的不同。但在现在交通便利的条件下,古琴界依然门户林立,派别众多,许多人称自己是某某派多少代传人,门派之间却往往老死不相往来。

龚一深有感触:“浙江曾有个学生来和我学琴,学成之后就自立门户,号称是‘浙派’传人,结果这一派的开山宗师竟然成了‘上海龚一’!”

南京古琴发展总体滞后

担任过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的龚一先生曾经在南京师从张子谦、刘少椿等名家学琴,和南京可谓极有渊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龚一也对目前南京的古琴发展作出了评价:“南京曾经是中国古琴发展史上的重镇,这里曾有许多广陵琴派、金陵琴派的大师。但是如今南京古琴发展的状况总体滞后,和北京、杭州等地相比,古琴在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南京的普及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

来源:金陵晚报 编辑:禹娟 作者:于峰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