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当代社会为什么会流行《弟子规》  

2010-10-03 10:41:08|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社会为什久会流行《弟子规》

 

 

前两天打开电脑,无意中看到《北京晚报》有篇报道:《七十九老人谈教育,劝当今青年少学弟子规》,心中疑惑。在当今国学自下而上掀起之时,诵读《弟子规》及其他古代童蒙材料的热潮无法避免,这是一件好事,怎么还会有人反对呢?于是我干脆用“百度”搜索了一下“弟子规”的条目,发现里面绝大多数内容都是对社会上有识之士宣传《弟子规》所取得良好社会效果的正面报道,而对当前诵读《弟子规》提出责疑的,除了《北京晚报》的这篇报道外,还找到一篇由《半岛晨报》刊登的一个注明有“诗人、文化学者”头衔的叶匡政先生的署名文章《把弟子规当经典是对儒家思想的误解》,也反对当前对《弟子规》的学习。

 

认真阅读这两篇文章后(此两篇文章附后),我个人认为这两篇文章犯了当代部分文人反对传统文化的一贯思路,即:“你的错误不在于你的观点是否对错,而在于是否赞美传统文化。传统文化本身肯定是落后于时代的,因而当然是错误的,所以只要是认为传统思想是好的主张都不可避免是错误的”这种简单得要命的思路。

 

且看这些文章是如何论证他们的观点的。

 

张克明先生面对采访中时除了说了些反对《弟子规》的话以外,论据只提到一个:连当代小孩子都知道药是不能乱吃的,但《弟子规》却要求大家“亲有疾,药先尝”,荒唐之极!?叶先生则认为《弟子规》弘扬孔孟之道并没有错,错在其有许多误解孔孟之说。如“孝”的观念中《弟子规》主张“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只能做观念而不能做规矩的;“圣与贤,可驯致”是压制了年青人的个性和创造,只靠唯唯诺诺来求得平安等等。(其实《弟子规》是韵文体裁,此处“驯”字是不能作驯服驯化解释)

 

我们说读书是学习,但读书要会读,不仅仅是识字就可以读书了。读书要领会其书本的总体精神以及在历史与当代社会中的价值,而不是凭着自己的观念先行引章摘句后,断章取义地进行评判。那是一种非常恶劣的学风,“文革”中所谓“大批判”文章开创了这种“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恶劣文风,现在看来其余毒仍然影响着当代。如果我们用这种眼光去看待人类知识的话,不管什么书或文章我们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其“反动恶劣”之处而加以否定,全人类所有的文明将被我们扫荡得干干净净,“文革”中我们就做过这种事。

拿着上面这种“断章取义”的方式去看待《弟子规》,这本书中“反动落后”的东西何止这些,如果笔者也从这种强烈的“革命精神”和敏锐的“改革意识”(笔者在“文革”时正在读高小初中,经历过那个时代,那时在学校里也学习过此类“大批判”文章的写法)出发,我还可以找出更多在《弟子规》中值得我们当代“批判”之处。比如“称尊长,勿呼名,对尊长,勿见能”可以说是教青年人不敢为人之先;“骑下马,乘下车,过犹待,百步余”可以说是形式主义;“勿践阈,勿跛倚,勿箕踞,勿摇髀”可以说是抹杀青少年个性;“彼说长,此说短,不关己,莫闲管”可以说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典型,引导青少年莫管是非;“非圣书,屏勿视,蔽聪明,坏心志”可以说成是不关心社会,不接受新事物,成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蛀虫,对社会没有好处的人。

 

这样的批判可以说是居心险恶,把“亲有疾,药先尝”意思解释为要为患病者先尝苦药,这无论从照料病人还是从治疗疾病来说,都毫无必要。自从有了《弟子规》以后,我们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孝子因为父母有病而自己去乱吃药的事,更不用说这种事在当时还会受到表彰了,所以古人不可能是字面上的这种意思。我们知道,中国过去是用中医治病的,中药煎好后要端给病人喝,于是自己先尝一口试试会不会太烫(或者凭着自己的手感能感觉不烫的话不亲口尝也行)。所以《弟子规》中的“亲有疾,药先尝”正确理解是对患病的长辈应该予以无微不至照顾,以此来体现“孝”的精神,丝毫没有自己没病替病人乱吃药这种荒谬的意思。

 

《弟子规》为什么会在当代被社会如此重视,这并不是由谁发出“伟大号召”所致,同样也不会应某些人“文革式”的攻击而停止。说实话,与其它传统童蒙书籍相比,《弟子规》成书时间短,即便是在古代,其重要性也远不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诸篇,在当代《弟子规》会受到如此追捧,实在是由我们当前社会目前实际情况需要所致。《弟子规》几乎全部的内容关注在少年儿童的养成教育上,即从小教育少年儿童养成遵守基本道德规范和规矩制度等习惯以及学会与人交往的基本态度和技巧。而这些方面恰恰是培养后代不可缺失的但在当代几乎被我们教育全盘忽略之处,这就是当代社会里《弟子规》热的关键成因。在当代社会独生子女的政策下和应试教育的体制下,中国社会八零后九零后被培养成“考试机器”“小皇帝”,个性独立,不遵守规矩,不顾公德,与人交往困难,不知道如何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这样的后代,日后在社会上立足都相当困难,更难说叫他们去承担民族复兴的重任。人们对中国当前的教育不满甚多,但要想在目前教育体系内扭转这种趋势也非易事。于是大家只能从历史上成功的经验中寻找办法,我们知道传统的教育在中国历史上道德教育是非常成功的,成果斐然,周围国家称赞我们是“礼义之邦”。所以用传统教育来弥补当代教育的弊病成了中国社会广大人民必然选择,《弟子规》理所当然在当代缺乏养成教育中承担特别重要的作用也就不奇怪了。

 

张克明老先生在文章中还犯了两个常识性的错误:一是认为“用三百年多年前陈旧的行为准则来培养21世纪的青年学生,岂不可笑!”按张先生的逻辑,那唐诗离我们已经千年之久,宋词明清传奇和小说离我们至少比《弟子规》还要远得多,我们现在读它们岂非更是可笑。这种观点显然荒谬绝伦,任何文化遗产其价值以是否对当代有利而决定的,而不是以它产生的年代而决定的,这是常识,否则我们就不需要遗产了。现代文明从何而来?就是吸取了古今中外一切优秀的文化遗产而来。文化只要是优秀的,不管它产生于什么久远的时代,都可以被我们吸收利用。其二,当代提倡学习《弟子规》的人们,并不是认为光学习了《弟子规》就万事大吉了,不用再学其他了,我们甚至还没有把《弟子规》列入必修课中。当代教育之弊,《弟子替》可以纠其半,而《弟子规》之偏,当代教育亦有纠正之处,这两者之间,是相互补充,相通有无的关系,而并非你死我活,势不两立截然对立的关系。当代提倡《弟子规》的人士并不主张其他不用学,只学《弟子规》即可,我们有什么必要去指责他们在社会上传播《弟子规》呢?

 

有人说:别对《弟子规》期望太高,想通过《弟子规》的学习要让当代青年人能立马恢复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不现实的。这句话很实在;也很错误。其错误在于:一个良好传统、道德、风俗的提倡是不会因为短期效果的不明显而半途而废,而是应该象愚公挖山不止那样,经过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不断的努力才可最终确立中华民族的道德文明,过去中国人被称之为“礼义之邦”也是经过儒生们一代一代锲而不舍的努力才有的成果。就象我们当代的学雷锋运动,提倡了几十年,社会上绝大部分人依旧没有成为雷锋,许多人甚至连雷锋的皮毛都没有学到,那我们是不是就应该停止学雷锋运动了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我们还是非常有必要开展学雷锋运动,学习雷锋还是要年年学、月月讲,让学雷锋运动为中国当代文明建设发挥作用。学习传统国学经典也一样,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必须强调学习中华民族的传统经典,让中华民族几千年的道德和智慧在民族复兴大业中再创辉煌成就。

 

 

                       王政写于2010-9-15

 

 

 


把《弟子规》当经典信奉是对儒家思想的误解

2010-08-12 09:04:52    来源: 半岛晨报

 

 

  叶匡政

  诗人 文化学者

  《弟子规》可以说是对儒家思想的一种误读,丢失了儒家中很多珍贵的情怀和常识。《弟子规》倒是能教出老实听话的孩子,但却很难培养一个孩子健全的人格。

  很早就听说钱文忠在“百家讲坛”讲《弟子规》,当时有些诧异,《弟子规》有什么好讲的?不过是300多年前,一个李姓秀才编的顺口溜,因其浅显顺口,在清后期流传极广,属儿童启蒙读物。看了《钱文忠解读〈弟子规〉》书稿,才发现钱文忠还是费了一番心思,在其中穿插了大量历史故事,《弟子规》倒成了他串讲这些历史故事的一个纲领。

  《弟子规》之所以大受欢迎,主要是因为它简明易行。顾名思义,《弟子规》讲的就是为人子弟的规矩,有点类似我们现在的《学生守则》,就是把孔子的一些观念,落实为人的具体行为。既然是规矩,不免生硬,无论理解与否,都得照着执行。这既是《弟子规》的优势,也是它的缺陷。

  我们知道,一种观念转化成人的行为,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表现。如同两个人,即便对爱情的理解差不多,但表现出来的行为却可能千差万别一样,孝、悌、仁、爱这些观念,在不同的人身上,也可能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如果硬要规定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那些并不信奉孝悌仁爱观念的人,可能因表面行为合乎了规范,反而更易得到人们的认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弟子规》并不被视为儒家经典。

  可以说,《弟子规》传达的那些孝悌仁爱观并没错,它的问题在于把一些观念变成了生硬的规矩。举个简单例子,比如“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一句如果当作规矩,你不这么做,就可能被视为不孝。但孔子在《论语》中并不是这么看的。孔子的弟子宰我曾有疑问,认为三年之丧太久,一年就够了。孔子问道:“你守丧一年吃稻米,穿锦衣,心安吗? ”宰我答:“安呀!”孔子说:“你既心安,就可如此做。人们守丧三年,是因食之不甘,闻乐不乐,按日常起居总觉心不安,因此才这样做。现在你若觉心安,就可照常生活。 ”按孔子的理解,虽有对宰我的不快,但他并没强制宰我非得按照某种规范来做,他只是将孝道归结为“心安”二字。真正的君子,只要做到了心安,即便在各种场合有不同的行为,在孔子看来也是正常的。

  再比如《弟子规》的最后一句“圣与贤,可驯致”,一般解释就是圣与贤通过“驯化”是可达到的,这也与《论语》中的孔子思想完全不符。孔子强调的是弟子“当仁,不让于师”“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怕的就是学生被驯化、唯唯诺诺。但孔子这些思想在《弟子规》中却极少得到体现,而更多地被转化成了“话说多,不如少”“对尊长,勿见能”之类的断章取义的观点。 《弟子规》全文1080字,用的最多的一个字是“勿”,有43处之多。这种教训、诫条式的口吻,违背了孔子的教育理念。

  《弟子规》的问题还有一些,很难用一篇短文说清。在我看来,《弟子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儒家思想的一种误读,丢失了儒家中很多珍贵的情怀和常识。 《弟子规》倒是能教出老实听话的孩子,但却很难培养一个孩子健全的人格。钱文忠虽然用历史故事避开了《弟子规》训诫式的教育方法,但因为在解读中缺少这类对儒家思想的澄清,不能不说是他解读《弟子规》的一个遗憾。把《弟子规》当作历史文献读一读,或许没什么坏处,但不能当作儒家经典来信奉,那只会造成对儒家思想的误解。A03b

  


 

七十九岁老人谈教育,劝当今青年少学弟子规

教育今天的青少年,怎么能用300年前的老药方《弟子规》呢?用300多年前陈旧的行为准则来培养21世纪的青年学生,岂不可笑!”近日,本报收到了一位97岁读者的来信。这位晚报的忠实读者,就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原中央顾问张克明先生。带着这封信,记者走进了张老先生的家。

采访张老先生,定在下午1点半。97岁高龄的张克明老人亲自站在客厅门口迎接。一件灰衬衫、满头白发、一副助听器,掩饰不住老人的奕奕神采。从上世纪80年代起,张老先生一直住在民革中央家属院,家里十分简朴,沙发、橱柜都是几十年前的旧物,墙体、窗户和地面也多年没有进行过装修。

张克明老先生生于1913年4月12日,广东省龙川县田心屯人,1937年毕业于广东中山大学文学院社会系。毕业后,在中大战地服务团掩护下参加了共产党。1946年,张克明到了香港参与建立“民革”的筹备工作,筹办《民潮》月刊,1948年至1950年,又参与筹办香港《文汇报》。1950年以后,张克明先后在民革中央担任组织部副部长、中央委员、中央常委等职,同时还在民革北京市委担任领导职务,他还当了多年的北京市政协委员和全国政协委员。

聊起最近颇受追捧的《弟子规》,张老先生有些“急”了:“现在全国各地都在让孩子背诵《弟子规》,殊不知《弟子规》是借用孔子做门面,其实是那些卖写书人、出书人各自的私货。”《弟子规》是清朝康熙年间秀才李毓秀所作,距今已有300多年,讲的是古代传统的家训、家规、家教,列述了弟子在家、出外、待人、接物和学习上应该恪守的规范。张老先生说,那是按神权、君权时代的需要编写的,113件事儿,1080个字,已经完全不能适应当今社会对青年人的需要。张老先生举例说,《弟子规》“孝则”中说:“亲有疾,药先尝。”可是,这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就连小学生都会对此批注说:“这真是怪事!药咋尝?请遵医嘱!”

张老先生认为,《弟子规》把孔孟之道中的仁义诚信、以天下为己任、引导青少年做一个时代英才的道理完全取消了,而现代社会比300年前进步得何止千万里,以现在的知识和思想水平,尽可以根据目前青少年学生的实际情况,讨论研究,创编出新的《弟子规》公约。“建设新社会,必须有胸怀大志的英才,‘弟子规式’的畏首畏尾、胸无大志,是绝对行不通的,请问现在那些大肆吹捧《弟子规》的人,是否真的相信《弟子规》那一套?”张老先生调侃说,如果按照《弟子规》教育孩子,只会教出“木头孩子”。

虽然生于时局动荡的年代,但是张克明先生自幼勤奋好学,大学期间他自学了多门语言。直到现在,他也坚持每天读书、写字。他从心里希望,今天的青少年学生多读书、读好书,做胸怀大志、勤奋好学、勇于开拓创新的新时代英才。

                                                                                                                             《北京晚报》记者于海波

 

  评论这张
 
阅读(16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