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中国“新音乐”的失败  

2010-10-03 10:39:59|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新音乐”的失败

 

 

 

在上个世纪前半期的中国音乐界,西学东渐,如何对待西方音乐文化的大举进入,借鉴国外音乐发展中国音乐,在当时音乐界自然分为三种主张,出现三种形式:一是国粹派的文化守成主义,其拒绝外来音乐融合于国乐,坚持在固有的传统中延续传承;二是“全盘西化”,全盘否定民族音乐,主张以西乐全面代替国乐;第三种是国乐改进派的文化开放主义,主张学习借鉴西乐,在中西交融中创造新国乐。

 

光从文字上看,无疑国乐改进派的文化开放主义成熟得多,正确的多:既能保持国乐的传统,又能借鉴西方音乐优秀成果,发展民族音乐,何乐而不为呢?

 

自共和国成立后毫无疑问我们确实是采用第三种形式来发展民族音乐,但情况似乎并没有象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与解放前民乐几乎在中国各阶层普及相对比,解放后民乐的地位不断降低,处境尴尬,许多传统乐种和乐曲失传,流派消失。走第三条道路原本是为了吸取东西方音乐所长,但结果却是到目前为止,我国音乐的水平根本无法与国外音乐界取得的成就相比拟,即使与过去传统社会的音乐普及和挡次相比也是一落千丈。当前音乐界创作的每年众多的获奖作品,只是音乐界内部的自娱自乐而已,老百姓并不喜欢甚至并不知情。为了填补音乐的空虚,低挡次的流行音乐传入中国后,大众饥不择食,流行音乐因而能大大流行于中国社会,这就证明了几十年来中国音乐界的第三条走得并不成功。

 

看上去美好的打算为什么会落空呢?第三条道路为什么会失败。在这里我不禁想到一个传说:年轻美貌的著名女舞蹈家邓肯十分仰慕大文豪泰戈尔,有一次她向泰弋尔求婚,并怀着兴奋的心情说:“如果我们俩能够结合,那么,生出的孩子必然会拥有你的智慧和我的美貌,这岂不是一件很完美的事情吗?”泰弋尔打趣说:“如果生出的孩子拥有你的智力和我的容貌,那岂不糟了”。

 

中国音乐界“改革”派思维方式与邓肯的思维方式很接近,他们只考虑按照他们想象的理念和最优方案去实施,这似乎并没有错,但由于他们的改革是一种理念的需要,而不是一种实际的需要,所以不会去考虑如果这种“改革”失败后果怎样,更无从考虑如何避免这种不良后果的发生或发生这种后果后该用什么措施挽救,以致于事到临头束手无策,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只想到成功,没想到失败,是导致这种音乐传承失败根本原因之一。

 

导致这种音乐传承失败另一个根本原因是将音乐理念与音乐形式问题混为一谈,只知道按照自己理念出发片面追求某一种发展道路才是正确的,而将其他自认为不正确的形式从政治层面贬为反动者而加以取缔和打击(这种情况同样存在于科技领域,同是遗传学理论,因为是苏联老大哥的缘故,巴甫洛夫学派的理论被戴上无产阶级的桂冠而受到推祟,而摩尔根学派的理论却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大加打压)。共和国的文艺界虽然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喊得震天响,在政治上、艺术表现内容上,政治家们不允许“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还能让人理解,而艺术家却因门户之见,一旦自己一派得势,在艺术形式上风格上要想实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了比政治家还困难。

 

就以上三种音乐传承手法,虽然纯就理论分析而言,利弊不一,但正如在一个社会中会出现各种艺术门类一样,几种音乐传承手法也是可以并行不悖,而且相互可以取长初短。就维护每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而言,对艺术内容上的限止是合情合理的,而对于艺术形式而言,一般是越多越好,越丰富越好,各种艺术形式和风格越多,才能相互取长补短,最终是大家在竟争中同步前进。而我们习惯的做法却是扶一派打两派,以打压前二派为第三派发展扫清障碍,而后果却是让第三派发展中失去了同行竞争的机会、也失去了同行借鉴的机会,最终必定失败。

 

这第三派音乐传承方式虽然看上去比较完美,但毫无疑问实施这种传承发展方式恰恰是最难的,因为它正在摸索阶段,并没有鲜明的标准可以让人判断是非,而其他两种手法则都有明显的判断是非判断标准。要让这种方式发展得更完善,应该是以前两种方式的存在为基础或前提。我们要借鉴西方音乐文化和形式改革我们的传统音乐,前提是对西方音乐和民族传统音乐都必须精通,这种精通不仅是技术上的,还必须是哲学上的、历史上的和文化上的。而要达到这种状态的存在,前两种音乐传承方式在社会上的存在和理解是关键。只有它们的存在,我们才有可能全面地、系统地了解中西音乐的不同和各自的特色。即使我们“中西结合”的路子走得稍有偏差,也可以借鉴它们得以改进,不至于日后出现更大差错。

 

其实造成这种现象的主导原因并不全来行政部门,好大部分或者说大部分原因在于艺术家本身,由于利益的争夺,同行之间的艺术家相互攻击、拆台的例子比比皆是,古代那种一团和气、相互包容、“君子和而不同”和谐气氛再也看不到了;门户林立、相互攻讦、明争暗斗成了艺术界的主流。“小人同而不和”成为当今艺术界最好写照。这是由于当今搞艺术是职业性的,有了强烈的社会功利心,有了利益冲突,于是争斗起来,互不相容。这也就能理解“中西合璧”派必须拉拢政治势力,投其所好。一旦在政治上得了势,就不会允许其他派的存在,至少在誉论上、理论上必须丑化甚至妖魔化其他派,如果不这样,可想而知,“中西合璧”派是不可能取得现在的地位的,因为在三派中,“中西合璧”派在艺术上实施最难,最容易出现失误,成功的难度最大。而“中西合璧”派成功打压其他派的后果即是:使自己发展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到现在无法发展的尴尬境地。

 

 

 

 

                         王政写于2010-4-29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