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我不喜欢“七十二滚拂”  

2010-06-06 20:00:50|  分类: 古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喜欢七十二滚拂

 

    对现在流行的古琴曲《流水》,我有一段从着迷到不喜欢的过程,主要原因就在于其中的“七十二滚拂”。记得刚接触古琴音乐时,对《流水》可谓是五体投地,其中的“七十二滚拂”让人形象地领略到流水从源头的涓涓细流汇入到江海的汹涌澎湃过程,其中似乎还能感觉到流水急转弯的躁杂,溅到石头上的阻碍,极富于情趣。当时我向别人介绍古琴曲时,往往也拿着这首《流水》作为首选曲目,曾经让不少人惊叹古琴音乐的优美和绚丽。我在中学担任音乐老师期间,这首《流水》也是我给学生上音乐欣赏课的必选曲目,课堂效果很不错。

 

    学古琴之后,随着自己对古琴文化理解的深入,我越来越对《流水》特别是“七十二滚拂”起了疑心:首先是俞伯牙与钟志期的传说,钟志期因为能领悟到俞伯牙“高山、流水”之意,两人遂结金兰之好。如果《流水》是象今天这样弹法,只有白痴才领会不到“洋洋乎流水之意”,说只有钟志期能领会,这也太侮辱中国人的智商了。其次、音乐作品是强调用音乐旋律来表现形象的,“七十二滚拂”虽然很形象,但它毕竟是用音响效果而不是用音乐效果表现的(这种手法在传统音乐不多见,琵琶曲《十面埋伏》和唢呐曲《百鸟朝凤》也是属于这种类型)。其三、对比有丰富内涵意蕴的大多数古琴曲而言,“七十二滚拂”的《流水》所表达的意境形象指向性十分明确,这就限止了欣赏者的想象。因为有了这些想法后,一直“另眼”看待这首乐曲的,不愿意去学它。看到别人对《流水》的痴迷劲,我有时怀疑自己是个异类,鸡蛋里挑骨头。后来我把这些想法与其他古琴家作交流后,吃惊地发现有一些琴家也与我有相类似的看法。尽管如此,由于《流水》确实形象生动、通俗易懂,从弘扬古琴音乐角度出发,我最后还是学会了《天闻阁琴谱》里的《流水》。当我在大众中弹起这首《流水》时,听众的反响最为强烈,这是意料中的事,但也有个别爱好国学的朋友会提出如是的疑问:这是音乐吗?你王政一弹我们大家不是都听懂了吗,当年俞伯牙弹怎么会有哪么多人听不懂呢?

 

    后来我在古琴老八张中听到了顾梅羹先生弹的《百瓶斋琴谱》中的《流水》,我觉得他处理“七十二滚拂”比较有特色。顾老并不连绵不断作流水状,而是加强了节奏效果,听上去有拟人化的效果,“水欢快地流趟着”。在顾老的《流水》里,似乎山川河流都赋于了生命的感觉。可惜这派的《流水》目前很少有人在弹。

 

    最近我又听到了姚丙炎先生弹的《神奇秘谱》版的《流水》。这个版本比张孔山早了许多年,自然就没有了“七十二滚拂”,全由音乐旋律组成。这首《流水》体裁庞大内涵丰富,绝非后来的《流水》可比,在这首旋律中,我似乎可以看到孔夫子望着遄急的流水摇头叹息:逝者如斯夫;看到关云长横刀长江:这是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看到了东坡居士的豪情: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英雄人物。当然,这首《流水》也有一般高雅音乐(尤其是古琴曲)共同的“缺点”:表面上比较平淡、高深、不太容易被理解、高雅庄重。

 

    不管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依然喜欢古曲的优雅与智慧,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当今艺术界能同样喜欢的并不多,特别是一些古琴“大师”还持“修身养性”是造成近现代古琴衰弱重要原因的观点。他们对类似《神奇秘谱》版的无七十二滚拂的《流水》评价不高,曾见一位很著名的“古琴大师”撰文将两者作对比后认为:“(无七十二滚拂的《流水》)单调,古板。远不及张孔山的《流水》”。

 

    我不知道这位古琴大师用的是哪一种无“七十二滚拂”版本的《流水》来作为对比。但我可以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来说明这种说法的错误:姚丙炎先生将《神奇秘谱》版的《流水》弹成后,广陵派名家张子谦非常喜欢姚丙炎弹出的这首《流水》,他不顾自己已年逾古稀,多次挤公交车到姚家学习这首《流水》(当时中国社会一般老百姓还没有坐出租车的概念,私家车更是无从谈起),以致于有一次在西藏中路下车时竟让人挤出车门摔在马路上,跌断了大腿骨,不得不住院开刀,埋钉接骨,时人谓之:“学《流水》,跌断腿”。试想:如果真的如那位“古琴大师”说的那样“单调、古板,远不及张孔山的《流水》”,会让这位年过古稀的琴坛大家如此痴迷吗?

 

    把《神奇秘谱》版的《流水》和《天闻阁琴谱》的《流水》作一比较,可以明显看出这两者之间的不同(当然最大的不同在于有无“七十二滚拂”)。《神奇秘谱》版的《流水》比较文雅、高深、波澜不惊、平淡(相比较而言),符合古琴作为高雅音乐的一般特证。《天闻阁琴谱》版的《流水》最大特点在于张孔山新增加了“七十二滚拂”,其音乐表现力大大增加了,流水形象鲜明生动、引人遐想、富于情趣。此谱一出,据说引起当时琴家的追捧,至今仍是古琴舞台上必奏曲目,甚至一些初听古琴曲的小青年听后有欲手舞足蹈之感,从舞台效果而言,此曲感觉一流。但是否就能肯定《天闻阁琴谱》版的《流水》成就超过《神奇秘谱》版的《流水》呢,我们只能说,仅从音乐表演艺术而言,作这样的论断大约是不错的。但几千年的古琴发展史向我们表明,音乐表演艺术一直只是古琴文化中的支流(甚至是未流)而非主流,主流的古琴文化是将古琴视作“修身养性”的工具,是“道器”而非“乐器”。如果从这一角度而言,上述的结论无疑是错误的。

 

    古琴界对《流水》的喜好变化与时代有关(尽管这种变化在我看来不那么正确),时代变了,社会的喜好也变了,对琴曲的评价标准也会改变,自然对某个琴曲(比如《流水》)的评价也会改变。

 

    在传统社会里,古琴是社会精英分子普遍掌握的技能之一(“琴棋书画”为“秀才四艺”)。古琴在日常生活中的功能说高了是教育熏陶功能;说低了是高尚修闲功能。它承担着人们道德智慧的提升,因而古琴音乐在传统社会极其重要,但一般不具备(或者说不提倡)艺术表演功能,这也是传统社会为什么会卑视“江湖派”的原因。这种状态下弹琴首先表现出非(音乐)职业形态,所以音乐强调的是怡性、养情、修身,提倡庄严、典雅、高深、悠远、平淡、宽容的艺术风格。至此,我们可以理解古琴文化到了宋明成熟期会提出“清微淡远”的要求,这种音乐文化的目的就是要把弹古琴作为一种手段,培养“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能作为社会各方面行为楷模的谦谦君子,而不是职业艺术家用来获取生活物质资料的方式。因此古琴传统文化长期以来并不重视音乐本身的研究,而是注重音乐对社会的影响。在整个中国传统音乐(包括古琴)发展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大量这样的议论。如:卫灵公命师涓演奏《濮水上曲》时,师旷斥之为“亡国之音”;“郑卫之声”虽然是“音声中之至妙”,然而“妙音感人,犹美色惑志,耽盘荒酒,易以丧业……”;《韶乐》和《武乐》都是非常美的音乐,且都是圣王者之作,但孔子还是推祟《韶乐》,原因是《武乐》“尽美,未尽善也”;汉代桓谭“离雅操而更为新弄”被大司空宋弘严词斥责;《广陵散》虽是名曲,但因其煽情味太盛而呈强大的艺术感染力被贬为“杀伐之声”“其声最不平和,有臣凌君意”“其声愤怒躁急,不可为训,宁可为法乎?”这种评论,在当代“民主与平等”的社会中会被很多人的反对。

 

    自近代一个世纪多以来,古琴在动荡的社会和左倾激进分子的政治毁灭下,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沦为“音乐化石”。有赖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引领下的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和社会宽容,文化多元化的日益开放,古琴正日趋中兴。但是,到目前为止,承担古琴文化复兴任务的却仍主要归属于职业音乐界,而职业音乐界天然职责是音乐艺术表演而非社会道德的楷模,所以,当代音乐界只会也只能用音乐艺术表演的角度和标准看待古琴文化。这样,自然与古人弹琴强调“修身养性”的原古琴主流文化价值观截然对立,导致目前音乐界对古琴曲目评价的与古人(和传统琴家)不一致。

 

    作为当前职业的古琴演奏家,本能的是以音乐艺术的角度看待古琴文化的,所以他会希望吸引更多的人来欣赏他的古琴演奏,要做到这一点,通俗化是一个很现实的途径。古人也说过:歌下里巴人,所和者有数千人;歌阳春白雪,所和者不过数人而已。由于观众是职业表演者的衣食父母,他们会尽可能选择观众喜爱的内容和表现方式,如:通俗易懂、贴近生活,而较少考虑社会的价值观、政治、道德、宗教等因素。能用自己的艺术去征服观众,这是艺术家最得意的时候。那种“音声中至妙”的“郑卫之声”,“尽美,未尽善也”的《武乐》,有可能成为艺术家最热心的传播内容。在表演上,艺术家要求激情四射,活力四溅,力求征服观众,让观众疯狂,让听众祟拜,是艺术家最骄傲的时刻,这种艺术家所获得的物质上的报酬也是令人羡慕的。所以,除了极少数头脑极冷静者,富有极强社会责任感的,有着较为敏锐和正确的政治道德意识,且自身原本就拥有较丰盛的物质基础之外。绝大多数职业艺术家会对以教育为主要社会功能的“修身养性”传统高雅音乐有抵触,而能吸引人、征服人、煽情性强、能感动人,又能炫耀自己表演高技巧水平的乐曲会受到他们的宠爱。自然,象《广陵散》《流水》(有七十二滚拂的)等会让他们喜欢。他们的音乐表演,相比之于传统琴家更倾向于艺术夸张和感官刺激而不太顾及音乐的“养生”等作用。

 

    虽然人类当初音乐起源的原因不一定是为了艺术表演,但当代社会绝大多数音乐活动确实是因为艺术表演而存在。因而有一些职业古琴一再强调:古琴音乐的“本质属性”也应该是艺术表演的,古琴应该是“乐器”而非“道器”,以此来反对古人提倡的“修身养性”观念,坚持自己“改革”古琴音乐的正当性。其实他们不明白,对于人类自身创造的文明而言,重要的是怎样运用文明才对人类自身更加有利的思考更具意义。这就意味着是不是遵循文明器物(这里指古琴)固有的“本质属性”其实并不重要,而是人类用它干什么,它能否发挥出人们所期待的作用才是问题的关键。所以,争论古琴文化究竟是音乐表演艺术还是“修身养性”的工具,是“道器”还是“乐器”,其意义并不大,重要的是考察这两种方式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对文明发展、人类进步的推动作用那个更大才是关键。用这种方法加以分析比较我们不难看出无论是从历史的记载到古琴传统的实践操作中我们都可以感觉到古琴“修身养性”的实践在历史上的作用大大优于古琴作为音乐艺术表演的效果。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产生过无数音乐文化。但属于“修身养性”作为主流文化作用并在历史发展中起到过良好作用的可谓是凤毛麟角,古琴是其中一项,这就是古琴音乐最值得去保存和提倡的关键价值所在。如果我们在中兴古琴工作中不注意这一点,依旧象继承一般表演性音乐品种那样去“继承”它,那么实际意义就不大了——无非是众多音乐艺术表演样式中再多增加一个“古琴音乐”的艺术品种罢了。但如果我们能重视古琴“修身养性”的文化特证,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复兴的是一个在当代可能是绝无仅有的音乐文化模式,两者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能产生“修身养性”伟大作用的音乐是极其少见,古琴也是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才到达这一步的,因此值得我们格外珍惜。从这种音乐文化发展的经历来看,更应该清楚这一点。

 

    音乐是人类比较早产生的文明,在诸多艺术中一直与人们生活发生最广泛密切的联系。而能让人们享受音乐艺术表演的,却是在后来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出现劳动分工以后的事。但从那以后由于统治阶级对声色犬马享乐生活的追求,音乐表演艺术成了统治阶级追求奢靡无道生活的内容,引起人民反抗和后代统治者的警惕,特别是夏桀王“女乐三万人”和商纣王“酒池肉林”极度享乐引起的亡国之痛,时时被后人提起,引以为戒。楚庄王将珍贵的“绕梁”琴摔碎以显示与懒堕脱钩勤勉政治的决心,从艺术界角度看值得惋惜,但从政治角度来看却是极为称道的,因此受到了当时民众与后代的推祟。从艺术家或艺术界角度看,艺术效果可能是第一位的,但是从公众的社会立场或执政者看来,道德和政治永远是第一位的,所以音乐的教化作用比艺术表演重要得多。荀子曰:“夫声乐之入人也深,其化人也速,故先王谨之为文。乐中平则民和而不流,乐肃则民齐而不乱。”对大众德智体三方面素质培养的意义远胜于满足大众情感和娱乐方面的要求。在历史上,古琴用音乐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符合传统社会“以礼治天下,以乐教天下”的要求。在中国,音乐教育极其重要,在儒门“六艺”中位列第二,但其他职业的“音乐工作者”(艺术表演者)地位极其低下,而同属音乐的古琴的社会地位却十分祟高,几乎要达到神圣的地步。这种状况的出现,不是没有原因的,值得人们去认真思考和分析。

 

    当代的现实是,《天闻阁琴谱》版的《流水》被大家认知的程度要大大超过《神奇秘谱》版的《流水》。这个现象就说明一个道理,在当代,作为“修身养性”类的音乐还未被社会普遍理解并接受,整个社会能接受的是“艺术表演”类的音乐。这种状况的出现原因有二:

 

    一、         音乐美育教育的缺失

 

    在以孔孟儒家为指导思想的传统社会中,音乐教育课程极其重要,“六艺”中排列第二。传统中国人音乐活动极其普及,在传统社会中音乐活动是中国人的生活常态,农闲工余,节前年后,老百姓自发的吹打弹拉唱,非常普遍,牧童骑牛吹笛,是画中常用的题材;武城终日弦歌不绝,被孔子称赞;《战国策》中记载当时齐国都城临淄“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从近代到眼下,琴友、票友、曲友、书友、鼓友等名词的出现,也反映了市民阶层非职业音乐活动的蓬勃开展。所以在传统社会里中国人的音乐修养极高。而当今,音乐教育在当前沦为学校教育诸课程中最不重要的课程,除了专门的音乐专业以外,其他高考都不用考音乐。所以导致当今中国人的音乐素质极低,能欣赏高挡的表演性音乐(艺术)已属不易,更不用说是“修身养性”类的音乐。这样,人们会欢迎《天闻阁琴谱》里的《流水》超过《神奇秘谱》里的《流水》就可以理解了。

 

    二、         当代职业音乐界的强势话语权

 

    邪片战争后,西学东渐。脱胎于基督教教堂音乐的西方经典音乐在近半个多世纪来逐渐占据了中国整个音乐界,音乐教育也已经全盘西化了,西方职业化音乐表演理念也被中国当代音乐界全盘接收,在当今的中国音乐界很少人会想象到音乐除了艺术表演还能做什么。前文已经说过,从音乐表演艺术而言,《天闻阁琴谱》里的《流水》表演效果好于《神奇秘谱》里的《流水》。当今职业音乐工作者也成为音乐界的主流,因此在音乐圈中职业音乐工作者拥有强势话语权,从自身的立场和利益出发他们是可以左右音乐圈的舆论动向。

 

    除了以上的两个原因外,致使《天闻阁琴谱》版的《流水》享誉当代的还有美国“旅行者二号”卫星上天事件。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正当古琴极度衰弱之际,大洋彼岸传来了美国发射了一颗寻找外星文明卫星的消息,这颗卫星向外星系文明带去了地球信息,其中有半小时地球音乐。因为时间有限,音乐基本上都是片段的,只有中国音乐《流水》中完整的。这对当时的中国文化界反响巨大,在音乐界取得良好的声誉,对当时陷入绝境的古琴界注入了强心剂,直到今天我们还在津津乐道这件事。这个《流水》用的是《天闻阁琴谱》,管平湖先生演奏的。这个事件对中国古琴界的鼓舞是如此的强大,当时面临灭绝的中国古琴界同声欢迎它,古琴界的雅俗之争在当时效果如此良好的事件里变得无关紧要,众口一词对这个《流水》好评如潮,而不会去关注另外的《流水》,不用说是《神奇秘谱》的《流水》,就是川派的《流水》(喻绍泽弹)、诸城派的《流水》、顾梅羹的《流水》等诸派《流水》至今也没有多少人去光顾,因此当今《天闻阁》的《流水》名声会大大超过其他流派的《流水》而占据主导地位。

    从以上的分析中我觉得当今古琴发展中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注意:

 

    一、     关注音乐规范过程中的负面效应,重视发展传统音乐的流派特点。

 

    中国当前音乐界的全盘西化,所有教学体系都出自西方基督教的音乐教学体系。这种体系的做法与基督教的传教手法类似,具有极强的征服欲和排他性特点。它不习惯或者敌视流(宗)派的存在,不懂得在流派之间相互宽容和与赞赏的重要,所以它一旦占据强势地位后立刻会以音乐正宗自居,以自己的一套体系和规范去强迫别种音乐遵守,这种行为已经成了国内音乐主要教育机构——音乐学院教育工作的习惯,他们会用西方的一套音乐工作习惯来处理和教育不同的音乐,所以,任何一种具有鲜明流派特色的民族传统乐种一旦进入音乐学院教学体系后其流派特色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全盘西化”的音乐教育现实对古琴流派音乐是一种很有效的破坏。但无论如何,只会欣赏一种《流水》而不知道欣赏多种流派的《流水》的琴人是肤浅和不成熟的,同一琴曲多种流派的存在也增加了琴曲欣赏的多样性,并有助于培养人们多元文化的思考能力和习惯。再者,毕竟艺术个性是绝对的,规范只是相对而言,那种在音乐实践过程中借口“艺术规范化”而致使流派遭到破坏的行为无疑是对传统音乐正常发展的犯罪。我们要关心传统音乐流派的正常发展,为此创造良好的艺术环境,当前犹其应该关心弱势琴派,大力宣传弱势琴派,尽力恢复旧有琴派,在各流派相互对应中发现和总结流派发展的规律和成因,发展新流派,让古琴流派重现万紫千红、百花争艳的热闹景象。

    二、     当前普及古琴音乐不可忽缺的权宜之计也必须重视

 

    虽然恢复高雅的风格是古琴音乐的终极目标。但在目前古琴音乐正值中兴初期,亦不可低估如《天闻阁琴谱》版《流水》等通俗古琴曲在振兴古琴文化初期的特殊作用,这种通俗类的乐曲在目前弘扬古琴文化中的确能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就是笔者现在要弹古琴音乐给别人作介绍,《天闻阁琴谱》的《流水》依然是必弹曲目。古代尚且有“儒派”“山林派”“江湖派”等并行不悖,琴人一团和气,其乐融融。当代我们更应该以包容的心理看待多元的古琴文化,力求古琴文化风格流派的多样性为繁荣和普及古琴文化发挥作用。

 

 

 

                                            王政写于2009-1-19

  评论这张
 
阅读(12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