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作文考级与音乐考级  

2007-03-26 07:53:00|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文考级与音乐考级       

王政 发表于《舟山音讯》2007年第一期

最近在网站上,有关作文考级的事传得沸沸扬扬。本来这与音乐考级不搭界,但笔者注意到作文考级的支持者与反对者都拿着音乐考级作类比,不禁引起兴趣。细看之下,浮想联翩,觉得他们的争论可以作为我们对音乐考级的一种反思。

一位支持作文考级的人士如是说:“作文考级类似于乐器考级,等级证书是学生作文能力的体现,可以在升学的时候供学校参考。”

作文考级与音乐考级 - wangzhengguqin - 王政的古琴博客

但绝大多数语文教育工作者反对考级,一位语文老师说:“乐器、英语这些都有可以量化的指标。但作文怎能量化,这样训练出来的只能是写作的套路,而不是语言的激情,灵感的并发和个性的多样化。”

这位语文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作文考级的弊端所在。但他毕竟是一位语文老师,对音乐可能不太了解。实际上,与作文语言相比,音乐语言更加模糊,更不易量化,更需要“语言的激情,灵感的并发和个性的多样化。”

学童业余学习音乐,其初衷是作为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但自从有了考级之后,原本是素质教育的业余学习也异化成为“应试教育”,而且有进一步异化为“竞赛教育”的趋势。其培养出来的学生与学音乐初衷大相径庭,学生学习重点是演奏(唱)技巧,而忽视音乐背后的人文精神。孩子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位音乐专家,化了家长许多金钱,投入大量时间与精力,最后考了个乐器十级,却仍然没有觉得自己所学的音乐是多么的美好,俩耳机一戴,听周杰伦、孙燕姿去了。

笔者以为,我国音乐考级目的与结果的异化,起源于一个看起来十分正常,因而不引人注意的问题—音乐考级的标准和操作手法规范都是由音乐界专家们制订的。

中国的职业音乐界主流从事的是音乐表演,我们为培养职业音乐人才而开设的音乐学院,其实应该称之为“音乐表演学院”,培养的是音乐表演人才。诸如声乐系、弦乐系、民乐系、钢琴系各专业均是如此,作曲指挥系、音乐学系也是直接间接为音乐表演服务的,音乐作为一种表演艺术而存在的观念在音乐界是根深蒂固的,所以,经他们整理的考级标准和操作规范肯定类似于职业音乐界的音乐比赛。

但是,学习音乐和学习音乐表演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学习音乐表演最强调的是音乐表演的技巧,因为这种技巧在音乐界是相互攀比的,所以,职业音乐家对高难度技巧的追求是不遗余力的,高难度技巧需要化大量的时间和不懈的努力才能得到,又需要化许多时间的训练才能保持高难度技巧的灵活运用。艺谚有“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台知道;三天不练,台下知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之说。高难度技巧训练也给艺术家带来看得见的实惠,在乐器比赛中所获大奖者均为技巧过硬者,稍有差错者便与大奖无缘。因为比赛须有一个客观公正界线分明,容易掌握的标准,而主观色彩极浓,感情炙热的艺术似乎只有技巧才符合这种要求;这是一,其二,高难度技巧比起其他艺术因素更容易被观众直接感受到,这对演员成名非常现实(这也是当代中国有那么多的艺术大奖赛的原因)。所以,对从事艺术表演的艺术家而言,会把高难度的技巧作为自己主要追求目标是可以理解的。

音乐界的艺术家们都知道加强文化修养的重要性,但除了个别在艺术上天赋极高之外,大多数音乐工作者都一般不会在这方面多化时间和精力,因为他们在掌握技巧和应付各种演出上已经化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无瑕顾及文化上的修养,古今中外,莫不如是。他们职业虽属文化界,但大多数人文化素质不敢恭维。这些年中央电视台举办过多次全国青年声乐大奖赛,电视观众最喜欢看的就是素质比赛,这些各地顶尖的音乐人才在赛场上表现出令人吃惊的低文化素质:不但对许多观众熟知的历史、文化知识茫然不知,结结巴巴、答非所问、笑话百出,甚至对属于音乐文化内的知识掌握也令人大跌眼镜。面对这样难堪局面,一些获大奖的歌手争辩说:“歌唱得好不好,与会不会五线谱关系不大。”一些评委也说:“知不知道四大美女是谁,与能否唱好歌没有必然联系。”更有一些音乐家呼吁取消素质比赛,以避免出丑。这些听上去非常荒唐的说法,笔者认为非常正常,一个职业音乐表演者,对表演技巧的追求应该是绝对的,否则,对不起观众。而自身的文化修养,可以退而次之,识谱能力不强,并不影响帕瓦罗蒂在音乐(表演)上的崇高地位。20世纪初,被称为“伟大的男高音”的意大利歌唱家卡鲁索说:“唱歌是一回事,精通乐理是另一回事”其本人识谱能力也不强,我估计他二位文化素质也不会高到什么地方去。中国过去在戏曲舞台上创造出丰富多彩艺术流派的老艺人,连学都没上过,大字也不识几个。所以,作为音乐表演为主的职业音乐家虽然文化素质不高,也可以用艺术为社会为大众服务,能成艺术大师的,毕竟只是极个别,因而低文化素质不应成为公众嘲讽他们的内容。

以艺术研究家的渊博学识标准来要求从事表演的音乐工作者是极不公平的。同样的以检验拥有高超表演技巧的音乐表演艺术家的标准和方式来要求以素质教育为主的学音乐儿童也是不合适的,这就是当前音乐考级遭人非议的根本原因。由于学童们学琴只是作为一种修养,绝大多数孩子日后不会去从事职业音乐表演,所以,拥有高难度的演奏技巧并不应该是他们的学习目的,而是应该以学习培养音乐鉴赏能力为主,比如:如何欣赏音乐,普通音乐知识,中外音乐史,甚至音乐美学(当然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学一些音乐演奏(唱)技术,但不应该是重点,也无须考查)等,否则会造成巨大的教育浪费,因为高难度技巧需要化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作艰苦的训练方可得到,之后又需化大量时间去保持。这样,当学童们考上相当级别,获得等级证书后,他们会发现,原先为了考试加分而练就的高难度技巧,也因为目的已达到放弃继续训练而化为乌有(再继续练下去就成了“屠龙之技”了),除此之外再没有了解过其他音乐和乐器,也不懂音乐除了技巧之外还能欣赏什么,更不知道有多少伟大的作品在等着自己日后慢慢品赏,有些甚至学了多年的音乐,却连最基本的乐理也不懂。可叹化了青少年那么多宝贵时间、精力和金钱,最后绝大部分人都基本上等于零。

不仅如此,主要以技巧难度为评判标准的音乐考级制度还会误导孩子们形成这样的观念,音乐艺术水平高低是由技巧难度决定的,技巧难度越高,水平也越高;乐曲技术难度越高,其艺术性也越高。这种观念是相当荒缪的,对学琴儿童危害极大,孩子们会将原本生动活泼有趣的音乐视作机械的东西,以一种机械的观念操弄之。其高难度技巧训练也会让孩子视作畏途,媒体已不止一次报道学琴儿童为逃避学琴苦役而自残手指,到了这种程度,还有多少孩子会认为音乐是美好的、快乐的、激动心灵的呢?

不久前,教育部已经明确表示,坚决反对“中小学作文能力通过考级量化评估”的做法,认为这种做法违背了语文学习规律,加重学生的负担,不仅是作文考级,教育界对以前热门的“特色班,实验班”奥数比赛等做法也正在反思,许多教育工作者和管理部门已经意识到这些所谓的特长学习给学龄儿童带来巨大的负面效果,有的已经开始在清理,广东省教育厅已发文明令禁止开设这些班和竞赛,北京市教委最近也对已经办了20届的“迎春杯”数学竞赛提出了严厉的批评,通令各校不得配合。对此,我们也应该反思目前音乐考级的做法,虽然音乐考级的市场巨大,给音乐界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但并没达到培养青少年提高音乐修养和乐趣的目的。孩子们还是沉溺于流行音乐和流行歌曲。这种音乐教育的效果,理所当然会让越来越多的人怀疑,不断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难道学会些乐器演奏,会一些画画,就是素质教育吗?”应该说,如果学音乐儿童能真正掌握欣赏高雅音乐的方法,并乐于欣赏之,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音乐教育肯定是素质教育中极重要的内容。但如果达不到这样效果,那还是早点收场好,给学龄儿童减负作点贡献,这样更有利于儿童身心的健康发展。

                                            ——王政写作于2005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