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舞台置景风格与物质条件无关  

2007-03-25 01:33:00|  分类: 戏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舞台置景风格与物质条件无关                 

王政  发表于《中国京剧》2000年第二期

中西方经典戏剧舞台置景有着明显的区别,西方固定时空的“三一律”戏剧矛盾冲突处理产生了写实性的舞台布;而作用于“自由时空”戏曲艺术则采取虚拟与象征手法,用超然的态度处理置景。

舞台置景风格与物质条件无关 - wangzhengguqin - 王政的古琴博客

艺术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实景在艺术鉴赏过程中比较空易被理解,也由于写实布景确比虚拟布景需要更多的物质保障,所以,好些人认为戏曲的虚拟布景的形成是由于传统中国社会的贫困,物质的缺乏造成的。《中国京剧》杂志去年第四期有陈震嘉先生的《京剧戏说》一文代表了这种说法“……京剧的虚拟与夸张由何而来,我认为它们的形成有其本身的客观历史的原因;京剧产生在中国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戏班很穷……”即是其中一例。

如果不从历史实际出发,仅只是现象上的纵向比较,这番话似乎很在理——当代物质文明比戏曲产生年代的物质条件不可同日而语。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当年的物质条件真可谓是极其贫困。如果虚拟布景真的是因为缺少物质条件才不得不如此的话,那么,将虚拟布景改为实景自然也是应当成为当代戏曲改革的一个方向——因为现代社会的发展提供了以往无可比拟的物质条件。

但是且慢,让我们深入研究一下传统社会艺术与经济的关系,就能感觉到以上的说法站不住脚。西方经典戏剧自亚里士多德确立戏剧的“模仿说”后,其舞台布景一直致力于写实化,直到近代也是如此。体验派大师斯坦尼拉夫斯基曾说:“……全苏联最大的舞台是红军剧场——我能把坦克开上去——但我仍无法让飞机飞上去……”我们且不管以后如果真的有让飞机能自由飞翔的舞台让台下观众如何欣赏这个问题,光从这句话我们就可以体会到西方经典戏剧是如何孜孜不倦地致力于舞台布景写实化。但自古而来的这种艺术倾向的西方世界却并不因为他们的物质已经相当丰富才决定舞台布景的写实化。13世纪下半叶,欧洲人马可.波罗来到东方(中国)世界,立刻被东方社会的富裕所震惊,在13世纪末他回到威尼斯时带回的财富令当时的西方人为之眼红,但当时西方人仍无法想象马可.波罗所描写的东方巨大财富,他的《马可.波罗游记》让当时许多西方人认为是不可思议的事,他们曾经要求临死的马可.波罗取消在书中描写的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以便让自己的灵魂在死后可以上天国。但马可.波罗清楚明白的告诉他们:“我未曾说出我亲眼看见事情的一半。”由于当时西方人无法想象和理解马可.波罗描述的巨大财富,在他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马可.波罗被西方人认为是一个说大话的人。这些说明,在当时西方人眼里,东方是个相当富裕的地方。但从东方(中国)而言,却正是经济大破坏,大萧条时期——这不仅因为元代蒙古侵略中原的战争使生产力遭到破坏,更由于元代统治者错误地把他们所熟悉的游牧民族的生产方式不恰当地取代了中原的农耕方式。可以说,这个时期是东方封建社会最痛苦、最贫穷的时期。以此而言,整个封建时期,直至清朝乾嘉时代,中国一直是世界“首富”。但恰恰是中国戏曲艺术的布景追求虚拟化,而西方经典戏剧布景却偏偏追求写实化,这一史实就足以说明中国戏曲布景不走写实的路子并不是因为经济上的穷困。

毛主席曾将中国实际情况形象地概括为:“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人口众多”是将近一个多世纪的事,而地大物博却是自古而然。中国古代劳动人民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创造出丰富的物质基础。为中国古代艺术的布景写实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中国古代艺术也并非就不用写实布景。汉赋里对汉代庞大组舞《鱼龙曼延》中写实景的豪华铺张的描写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但以后中国艺术为了在美学上、艺术鉴赏上取得一种“得其意而忘其形”的效果,不断淡化艺术表面的东西,追求一种深刻的、启人智慧的艺术效果,从此舞台景虚拟化开始确定并发展开来,这与文学、书画创作上的 “惜墨如金”有异曲同工之妙。“惜墨如金”者,并非由于中国墨资源少得可怜,因而贵比黄金,而是为了追求一种努力不被艺术形式束缚住的深刻艺术思维方式。所以,舞台布景的虚拟与写实,只是说明艺术态度与艺术思维方式的不同,与经济物质条件好坏无关。尽管在以后的戏曲演出中还是时不时地出现写实布景:如明代张岱在《陶庵梦忆.刘晖吉女戏》中记载着“唐明皇游月宫”的实景情况;民国时期的机关布景以及当代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中的写实布景等。这说明,虽然中国戏曲主要以虚拟为主,但对写实布景的尝试却从一直没有中断过,只不过对这种布景的认识分歧较大。但无论褒者贬者,绝大多数都没有涉及到经济物质上的问题,争论的焦点总是集中在这两类布景特性如何,怎样使用才更好等美学问题上。

戏剧艺术在过去的社会中作为一种职业,从某种角度而言,它的物质条件如何与艺术成本高低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艺术市场有多大,收益有多大。舞台布景写实与否只是艺术成本高一点低一点而已,只要观众喜欢,用什么布景都能赚回钱来,总是合算的。在这里,社会上一般大众的传统思想和思维方式用艺术爱好决定了艺术风格的取舍。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这是正确的;从宣传角度而言,更有其合理性:我们不是经常强调要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来作宣传吗?反过来,一味强调个人创作,标异立新,或声称是“为下个世纪而创作”为“少数人欣赏的”,和单纯为改革而改革,为出新而出新等思路创作的东西常常得不到大众的回应,这既是十分无奈又十分无情,可戏曲创作者们有必要与戏曲爱好者们或观众们对着干吗?“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却往往是幼稚可笑的……”毛主席意味深长地对我们说过。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