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政的古琴博客

高山流水 知音无限

 
 
 

日志

 
 

温州现象与戏改  

2007-03-25 01:21:00|  分类: 戏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现象与戏改

王政  发表于《中国京剧》1998年第六期

浙江省的温州地区,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先锋,它的商品经济发展在全国是有口皆碑的,被称为“温州模式”。但更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正当我们大声疾呼振兴京剧之时,温州地区悄悄兴起了“京剧热”。特别是这种“京剧热”并非依靠政府组织的一次次振兴京剧活动的“热潮”,而是京剧演出市场火爆,观众踊跃,从而避免了“京剧热”过后常见的低潮和寂寞。

温州现象与戏改 - wangzhengguqin - 王政的古琴博客

京剧艺术这种喜人的景象,不是京剧工作者梦寐以求的吗?我们每天大声疾呼的振兴京剧,不就是想出现这种火爆的效果吗?京剧为何会在温州兴起呢?

据北京演员刘希玲的《温州的见闻与启示》文章和其他有关资料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到温州京剧市场的红火,原因在于他们对京剧艺一开始就采取与经济发展的“温州模式”相类式的做法,即采用商品经济的模式发展京剧市场。商品经济的法则,不外乎是产品对路、降低生产成本、提高效益……等,表现在京剧艺术上即是:观众喜欢什么,我就演什么,真正把观众当成上帝(产品对路)、人员精炼,一专多能,不搞平均化,拉大主角与其它演员的差距(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刘希玲在文章中:“(此次搭班演出),我和湖北曹剑文唱《四郎探母》、《红鬃烈马》,湖北的武生程和平则以《挑滑车》、《斗大鹏》等戏为主,观众点他的《长坂坡》、我就要临时钻锅,给他配演糜夫人,观众要看全武行大开打的《雁荡山》,我的两位师哥杨树荣、孙志林就马上排演《雁荡山》,观众头天要看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我们就得连夜赶排,我还临时起锅来个刘妃。”这样的演出无疑提高了演员的应变能力,而演出的频繁又使演员的经验变得十分丰富。“该团跑龙套的好像是福建来的,别看唱两句不行,却也是训练有素,只要告诉他们何时“站门”,何时“一条边上”,何时“合龙口下”,都是一遍就会,台上从不出差错。陪我演《宇宙锋》的哑奴,似乎也是外行,但我给她说了一遍就上场了,不但滴水不漏,还很会做戏,配合得很默契,可是说是我演的一百多场《宇宙锋》中最好的搭档之一。”这类商业化演出,为了降低成本,往往要求演员一专多能,不但本工要精,而且要会反串,人员如此精炼,收益自然大大好于正规剧团。据有关资料显示,在一般情况下,这类剧团演出两个月,跑龙套的即可分得六千多元,主角多达一万五千玩以上,收益不错差距也很大。由于演出的频繁,经常反串使演员表演经验丰富,艺术成长快,会戏多,肚里宽,促使演员的艺术大幅度提高。

温州这种商品化搭班演出的模式从本质上来说并不新奇,它本身就是旧科班表演体制在新时代的适应。我国解放后的戏曲改革一直尝试着改变这种演出模式。但出乎人们意料的是,这种模式却在当今京剧“不景气”中让人们看到了京振兴之路,这一切不能不让人反思我们戏曲改革是否真的那么正确。

数十年来,戏改专家们不遗余力的称赞戏曲改革的一次次“伟大成就”,对一出出按改革思路创作演出的戏(新编历史剧、现代剧,以及一些由传统戏改编的新戏)大加褒扬。可是,事实表现得很明白,也很无情,大量的新编戏基本上不受老百姓欢迎(样板戏情况特殊,另当别论),演出无人看,票房无人唱,各剧团大量演出的,仍是老的传统戏。群众不欢迎的戏,能说是好戏吗?改革出来的新戏比不上旧戏的票房价值高,持续时间长,能说改革是成功的吗?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经过长时期不断探索,不断实践,最终还是效果不佳,原因在哪里?笔者经长年研究,试分析如下:

1建国后的戏曲改革是基于计划经济体制下,将戏曲过多地成为一种政治上的宣传品需要而设计的。在计划体制下,剧团是国家办的,工资是国家给的,不管有无演出,旱涝保收,不会差你一分钱,演出多了也不会多一分钱,更甭想发大财,大家一同吃“大锅饭”,培养了懒散的作风。国家需要剧团为了某种政治工作做宣传排演新戏时,常常是时间紧,任务重,政治意识强,此时无暇(也不必)考虑艺术成本和收益,服装道具重新做,艺术投资惊人,现在许多剧团只要排演新戏,少则几十万,多则一百多万,甚至几百万,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即便是梅兰芳、周信芳那样的名角,恐怕也不敢作如此排场。由于这些戏大多是“唱中心”、“演中心”的戏,结果大都是戏难以为继,非常短命。夸大艺术的社会教化功能,把京剧作为一种政治上宣传的工具,这本来在解放前的戏曲改良运动中已被证明是失败的原因之一,由于建国后的左倾思潮影响,我们并没有吸取以往的教训。另外,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由于管理不善,分工过细,人员庞杂,致使效率极低,某大城市的京剧院,人员编制三百人,连乐队,龙套在内能上台的竟只有80余人。不讲经济效益使我们的剧团领导者长期缺乏艺术市场经营的概念,剧团因而陷入“多演多赔,少演少赔,不演不赔”的尴尬境地。一出即便是能轰动一时、票房爆满的好戏往往还入不敷出,更不用说是一般的戏了,现在的剧团度日艰难,穷困不堪,过去那种梅兰芳唱一场戏便能买一幢四合院的事想都不敢想,资金的缺乏使各剧团艺术创作难以为继,前景暗淡。

2将中国传统京剧艺术硬要纳入西方写实戏剧体系中去,每一出戏都要考证是什么朝代,制作什么服装、道具,还要请专门导演(许多是搞话剧的),专门的作曲,还有舞美、灯光、指挥、剧务,还有新兴的策  等等职员一大批。这不仅使艺术成本大幅度增加,而且还由于写实体系戏剧与写意体系戏曲艺术着眼点不同,使京剧艺术很难适应这种写实戏剧的要求,京剧观众也不大会承认这种改革。

不过,话又说回来,凭心而论,从学术观点来看,依西方写实戏剧理论来充实中国京剧艺术,未必不是戏曲改革的道路之一。依此而改革的戏曲未必就必然失败。这样的改革,从理论而言并非完全错误。错误在于我们戏曲改革的实践,把原本向西方戏剧艺术学习这种戏曲改革途径之一当作戏曲改革的唯一途径,真理再向前进一步就变成谬误了。由于东西方戏曲产生于不同的文化体系中,初次结合肯定是生硬的、粗糙的、不完善的,甚至是有损艺术本身的,这样的结合一开始便会招致各个方面、各种各样的批评和反对,这是十分正常的,原本用不着大惊小怪。重要的是让这两种不同体系的戏剧文化在实践中不断磨合,各自取长补短,经过长时期不断完善,未必就没有成功的希望。但是,由于戏改专家们把向西方戏剧学习这条戏曲改革的途径当作唯一的途径,一旦有人反对这样做对他们即意味着是反对整个戏曲改革,这对视戏曲改革为己任的戏改专家们来说 不能容忍的,他们必须起来捍卫“改革”的尊严,保卫他们“改革”的胜利果实,不容人们有一丝一毫的批评,一旦有人对“改革”批评和反对,即被他们扣上“反对改革”“保守落后”的帽子,对这类“改革”心存疑惑的一律归结为是对“改革”的态度问题,上线上纲,把学术问题等同于政治问题,借以扫清“改革”的阻力。不仅如此,他们为了大造“改革”舆论,还常常软硬兼施地诱使一些理论程度不高的戏曲著名演员言不由衷地讲一些赞扬“改革”的话(笔者已不止一次听到这些演员中的一部分人事后公开或私下声明在某种压力下说了一些不情愿的话)。这样的手段,无疑是有害的,这使得广大戏曲观众和戏曲工作者对这样的“改革”缄口不语,避而远之,“改革”失去了群众基础,更失去了不断完善的能力。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恰恰是这批戏改专家的行为导致他们这种“改革”

的失败。当然,至今戏改专家们仍不会承认失败,他们不顾这些戏不受老百姓欢迎(票房价值不高)的事实,以这些戏常常在何种场合获得何种奖来作为“改革”成功的事例而大肆宣传,这种自说自话式的梦呓不禁令人感到无奈。

我们正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换,许多在计划经济体制时代形成的旧有观念必须改变,才能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社会。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指出:“商品经济的充分发展是生产社会化经济发展不可逾越的阶段……”。从当前的戏曲的“危机”而言,主要表现为戏曲观众的“危机”,要从根本上消除这种“危机”,使戏曲艺术尽快走向市场,在艺术市场中受老百姓欢迎,能在艺术市场中火爆,才是振兴戏曲艺术最根本也是最有效的方法。这一点正是京剧艺术的“温州现象”给我们的启示。

京剧艺术能否适应当前和今后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从“温州现象”来看,回答是肯定的。温州京剧市场火爆绝非偶然,它正是自觉运用市场经济规律看待京剧艺术的结果。那么,产生于旧时代的京剧表演模式为什么能够适应新时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呢?原因有二:

一.京剧艺术本身即是随着中国商品经济的发展而繁荣的,所以其本身与市场经济有着天然的适应性。

从京剧发展史可以看到,京剧最繁荣时期恰 好是中国民国时期封建自然经济向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时期。那时候,真可谓名角如云,流派纷呈。影响至今的流派大多产生于那个时代,演出班社和演员的收入比起自然经济的清末同光年间有大幅度的增长。据有关资料表明:前清同光年间演员全年报酬为:“大致小脚每年大个钱几十吊或几百吊不等,大脚纹银几十两或几百两乃至千余两”(引自刘如山《戏班》)。而1913年上海邀王凤卿、梅兰芳演出,王月包银3200元,梅月包银1800元(时梅未享名),国剧宗师杨小楼1899年月包银仅为18元,至1922年赴上海演出,月包银达6000元。收入的大幅提高,使演员更舍得在艺术上投资,以期在艺术上更进一步,形成良性循环。从谭鑫培开始,许多一流演员,由于收入上的丰盛,无一例外都有能力出资雇佣一批艺术上的高级人才——如配角、琴师、鼓师、梳头师、检场师等作为艺术上的帮手。甚至干脆自己出资组建戏班。这样一来,不仅促进了流派艺术的繁荣,也使京剧艺术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峰期。所以,京剧艺术的发展繁荣与市场经济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关系。

其二,京剧艺术作为东方文化的组成部发,其本身具有东方文化的鲜明风格,京剧是一种程式化艺术,其所有的表现手法都有类型化的特征,人物则生旦净丑;唱腔是西皮二黄;动作有手眼身步;服装分衣帽靴靠;装置只一桌两椅……,这种以少胜多,计白当黑,以“空”代有的表现性艺术手法,不仅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成就和价值,为演员创造个性化艺术和观众的深层次艺术鉴赏提供极大的便利,而且在艺术生产过程中能大幅度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争取时间。这就是戏曲艺术为什么得以在中下层劳动人民中间广泛传播,避免艺术“贵族化”倾向的最主要原因。无疑这个原因也为京剧艺术的经济性和适应商品化社会带来极大的好处,它最大限度地降低艺术生产成本。短时间即可快速完成一个新戏的创作,在表演时也能灵活地进行艺术修改,使之精益求精。传统戏曲的艺术特性决定了其在艺术创作上的多快好省,无怪温州地方将京剧艺术引入市场经济后会取得那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果。

我们的社会正处于转制的关键时刻,随着社会各个方面改革的继续深化,我们会越来越多地发现原本我们以为正确的东西可能已经无法适应当前社会变化的需求,亟需要从观念和实践上加以改变。京剧的振兴也是如此,我们希望京剧工作者能从当前温州京剧市场的火爆上得到启示,认真总结京剧发展史上正反两方面的成绩和教训,使优秀的“国粹”——京剧艺术能适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市场经济社会,繁荣京剧市场,为满足劳动者的文化需求服务。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